目前日期文章:201105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翻牌人

 

想打麻將嗎?三缺一;想打橋牌嗎?一缺三。麻將既然是國粹,缺一咖隨隨便便都湊齊,橋牌就有點麻煩了,說不定得等到天荒地老。我第一次打橋牌是剛上高中時,記得高一時還坐火車上學,那時都跟會抽菸打架的學長混在一起,火車上的座位可以挪成四個人面對面坐,撲克牌一拿出來,他們竟然玩橋牌,我當時還想高中生水平就是不一樣。嘿嘿... 這幾個光會打架、英文不認識幾個字的鳥人,偏偏認得黑桃(Spade ♠)、紅心(Heart ♥)、方塊(Diamond ♦)、梅花(Club ♣)這幾個單字,還會加法,叫什麼王牌、吃幾磴,記得一清二楚,每次殺得正過癮時,車廂那頭傳來背英文單字的同學喊教官來了,快速熄菸收撲克牌,就差沒鳥獸散。別笑,我的橋牌就是在火車上學會的(我都忍不住想笑),穿高中制服、戴大盤帽,幾隻傻屌在火車上抽菸打橋牌,人生一樂也。 

 

,

快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絕命追緝令
 
《絕命追緝令》是一本好萊塢式的小說,集合一切驚悚和吸引目光的元素,性、權力、虐殺、親情、上流社會的秘密、來自層峰的壓力、忠於職責的警探,像一本專門為拍成好萊塢電影打造的小說,電影【桃色追緝令】和【全面追緝令】正是作者詹姆斯.派特森(James Patterson)的原著小說改編。 

 

,

快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說春秋之二:秦晉恩怨

 

看歷史時你會一直發現四個字──重蹈覆轍,同樣的遊戲,換個場景,換批人馬,然後犯下同樣的錯誤。有人說:人類在歷史上學到的唯一教訓,就是人類不能在歷史上學到的教訓。 

 

, ,

快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渴望的時光

 

人生其實是由許多不同的面向組合而成,有很多不同的時刻,有昂首風光的一面,有璀璨耀眼的時候,有內向羞澀的一面,有黯淡無光的時候,天秤的兩端都不是最真實的,當自己踽踽獨行時,那才是真正要面對的時候,抖落身外一切虛名,面對真實的自己,當萬籟俱寂時,才能聆聽自己真實的聲音。

  

,

快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聽話

 

喜歡看老探長探案嗎?閱人無數、經歷人生滄桑,猶如壯年聽雨客舟中、江闊雲低斷雁叫西風的老探長對付狡獪罪犯,看過了千奇百怪罪行、胸有成竹洞燭世事的老探長出手。我心中第一老探長是比利時籍法語作家奚默農筆下赫赫有名的馬戈探長,對,就是那位在巴黎辦案,經過小酒館時會進去喝杯小酒,很有人生情調的馬戈探長。這一回《聽話》裡,傳奇的老探長艾立克失手?代價是一條人命?或是更多?變態連續殺人魔現身斯德哥爾摩,對象竟然是兒童。

 

,

快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推理小說愈看愈多,愈感覺到推理小說先天的限制和極限,這一度讓我很灰心,簡單說推理小說講究立場分明、善惡對立,可是真實人生並非如此,有其複雜性和灰色空間,推理小說追求清楚非黑即白的結局,這相對簡化了人生的複雜性,其實多數的人生遊走在曖昧和灰色空間裡,非要黑白分明、簡單二元化的結局,限制了推理小說發展空間和藝術層次,只有少數的推理小說能達到另一個境界,靠的是跌宕起伏的故事,好故事才能讓推理小說達到更高的層次。

 

, ,

快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拒絕聯考的小子

 

真的不蓋你,我第一次看《拒絕聯考的小子》是國小六年級,那時在家裡忽然發現這本小說,來源不明,到今天我還納悶,後來不知為何,連去向也不明,只記得當時我連續看了兩、三遍,一直到二十多年後的今天重新翻開這本小說,我竟然記得大部分的內容。是的,我深深為它著迷,裡面每一個場景內容,對小六學生來說,都有無比的吸引力,我彷彿看見自由是什麼,心裡模模糊糊感覺有為者亦若是,好像在我內心深處埋藏一顆炸彈,但沒有意識到幾年後會引爆,我竟然比他還叛逆。 

 

快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如果人生可以重來
 
每位作家一定都想寫一本書,一本回歸書寫者最熟悉的角色,以作家當主角,用第一人稱「我」來敘述的小說,呈現日常生活中,作家無時無刻不在構思小說的思維,永遠都在尋找描述事情的角度,而小說將會揉合作家自身的真實和建構的虛幻,娛樂讀者,也娛樂自己。《如果人生可以重來》正是以作家當主角,以第一人稱「我」來敘述的文學小說。

 

,

快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伊甸    
 
去年五月底,看完近藤史惠的《犧牲》後,一整個熱血,七月整整看了二十一站的環法自由車賽,算是認識全球最受歡迎的三大運動比賽。環法賽每年固定七月舉行,平均賽程超過3500公里,選手每天要騎約200公里,持續三星期,是所有運動項目中體力負荷最大、最嚴苛、最考驗選手的競賽。《伊甸》是《犧牲》的續篇(可獨立閱讀),描述日本車手白石誓到歐洲西班牙車隊,兩年後轉到法國車隊參加環法賽,小說場景就是二十一站的環法賽,全球自由車賽的最高殿堂。

 

快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