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唱的砂

 

 嚇了一跳!原來推理小說可以這麼寫。

 

接著想,這在台灣推理小說界有市場嗎? 

 

但這些完全不會影響我的閱讀樂趣,如: 

 

你平常做些什麼?(心理醫師問) 

沒有。(葛蘭特探長回答) 

你放假時做什麼? 

釣魚。 

你釣魚?心理醫師說。顯然葛蘭特的回答誘使他偏離原本的專注自戀。你不認為那是一種嗜好? 

當然不。 

那你說那是什麼? 

某種介於運動和宗教之間的事物。 

 

 

好個『某種介於運動和宗教之間的事物』,這就是約瑟芬.鐵伊的詼諧。

 

這本是約瑟芬.鐵伊的第八本小說,也是最後一本。我頗有日暮途窮之感,當然不必放聲大哭,見暮靄而思歸家,才是我想做的。

 

這本小說的書寫,讓我覺得鐵伊已經到了隨心所欲的境界。 

 

小說開始,是葛蘭特探長在對抗他的幽閉恐懼症,葛蘭特探長坐在關著們的火車臥舖裡,因為幽閉恐懼症,他一直努力克制自己不去開門,如果開門:

 『那將是對非理性勢力無條件投降』。 所以他躺著淌汗,始終不開門………他想,他很自傲自己不曾打開一扇沒什麼理由需要打開的門。 

 

度假中的葛蘭特探長,在火車上乍遇一具屍體,他唯一的線索,就是死者寫在報紙上的一首詩:

 

說話的獸  

靜止的河 

行走的石  

歌唱的砂 

........... 

........... 

看守著這道  

通往天堂之路。 

 

他苦思破案之道。 

 

卜洛克在《卜洛克的小說學堂》說: 

我每次重讀奧哈拉與毛姆,都能發現他們寫作上爐火純青的技藝。 幾年前,我為了如下的幾個理由重讀了他們的小說與短篇故事——第一 ,為了純然的閱讀樂趣;第二,跟他們創作的角色敘敘舊;第三,體會 這兩個作家是如何運用他們的智慧,把生命、真理、美麗的光輝,灑在 世人身上。

 

好些小說,若干年後,我想與他們敘敘舊。

 

延伸閱讀:鐵伊的時間的女兒 法蘭柴思事件 

,

快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