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之形

 

看見傅月庵說(引用變色龍之影序):

年紀越來越大,房子越看越小。時間太少,值得一讀的書實在不多了。什麼樣的作家的書還需要成套擺在家中呢?我曾在某個清閒的夏日午後,對著書架上一整排心愛的『馬修‧史卡德探案』跟『米涅‧渥特絲作品集』這樣想過:設若有一天,我非得送走其中之一時,我該怎麼做才好?想了很久之後,我告訴自己,最好別讓「悲劇」發生,但假如非發生不可,那就讓史卡德住到圖書館裡去吧。讓更多的人讀到好看(good to read)的推理小說,總是功德一件。至於渥特絲,說什麼也要留下來,因為大大好看(great to read)的推理小說,背棄她就等於犯罪! 

 

(馬修,你住在圖書館裡要聽話,反正你已經戒酒了,那裡還算安靜,不會吵) 

 

讓我再一次注意到這位作家,之前只讀了《女雕刻家》,趁著年假的清閒時刻,想好好拜讀。 

 

說到混亂,這本書可真不含糊靠,得靠自己辛苦的去拼湊小說裡的事實。 

閱讀初期作者敘述的混亂,讓我痛苦,好次拿起放下,這對我來說,還真不常見。

但愈往後愈放不下,故事愈沉重。 

 

看見藏在卑微裡的正義,看見在歧視下還能堅持著善良的被害人,真讓我不捨與難過。卑微與歧視裡還藏著最美麗的人性,不是在衣著光鮮裡。她,很艱難,她,還堅持著,讓我動容。 

 

推理小說的迷人之處,對我來說是,出現了一個屍體,而這個屍體背後,曲曲折折有一個真相,有一個令人動容的故事。米涅.渥特絲發揮的真好,讓我著迷。 

 

米涅.渥特絲(Minette Walters)的作品,經常寫一些社會底層的犯罪,從社會的底層看這個世界,寫的深沉有靈魂,且層次感豐富,不同於時下一些輕飄飄的推理作品,英國一百六十年歷史的推理大河,賦予了她豐富的內涵,她走不同的路,走困難的路,而給予了推理小說新的風貌。 

 

我完全認同了傅月庵所推崇,『馬修‧史卡德探案』跟『米涅‧渥特絲作品集』,且是我不眠不休與罪犯、偵探奮戰至今,最鍾愛的兩個系列(雖然米涅.渥特絲暫時只看了3本)。

 

不同於卜洛克的『馬修‧史卡德探案』,米涅.渥特絲不用同一個主角,讓讀者的感情不斷漂流,每每有不同的風貌,是另一件有趣的事。

 

延伸閱讀:渥特絲的色龍之影   

 

快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