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店關門之後 

 

於是,我們又過了一夜, 

吟誦表演什麼都來, 

每個人都知道他終會孤寂, 

當酒店關門之後。 

 

於是我們乾掉這最後一杯, 

敬每個人的歡樂與哀愁, 

但願這杯酒的勁道, 

能撐到明天酒店開門。

 

我那天心碎不已, 

但明天自然又能修補完好, 

如果我帶著醉意出生, 

我或許會忘掉所有悲傷。

 

所以我們乾掉這最後一杯, 

有一句話我們永遠不說出來: 

誰有一顆玲瓏剔透的心, 

他就會曉得何時心碎。 

 

這是小說裡的一首歌,他們在酒店關門後,把整個世界都關在門外,放著聽。

 

親愛的馬修,我又來找你了,老朋友,你還在酒店裡鬼混嗎?還是在喝酒與戒酒間一次又一次掙扎?生命總是在掙扎! 

 

這本小說是卜洛克對紐約酒店的一次巡禮與眷戀。

 

導讀裡唐諾收集了另一個問題,《麥田捕手》裡荷頓的傻問題:「公園的池塘結冰了後,那些野鴨子要到哪裡去?」,酒店關門我就走──我們能禮貌的問一句不太禮貌的話嗎?請問走到哪裡去?

 

七○年代末紐約洋基棒球隊的教頭鮑勃.雷蒙:「我從不帶球賽回家,我總把它留在某家酒吧裡。」

 

漫漫人生,我們難免碰上某些較沈重、並不宜於帶著上床睡覺的事物,你不能帶回家的東西。

 

我想問:所以我們去酒吧喝酒嗎?然後把它留在那裡。   

 

P64頁:我看了看我戴結婚戒指的左手手指。沒有戒指,沒有印記。我從長島搬到曼哈頓的時候(離婚搬出去時),就把戒指拿下來了。剛把戒指拿下來的時候,還有個印記,可是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那個印記不見了。 

  

P130頁:酒吧至少有一點好處,營業時間要比教堂長的多了。 

 

原來喝酒與去找上帝都是靈魂的救贖,喝酒的理由似乎愈來愈崇高了,

但酒卻愈喝愈少,靈魂的救贖也愈來愈少,靈魂在比遙遠還要遙遠的地方...。 

 

延伸閱讀:八百萬種死法 酒店關門之後 刀鋒之先 行過死蔭之地 一長串的死者

     殺手 睡不著覺的密探  蝙蝠俠的幫手 小城    卜洛克的小說學堂

快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