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人之死

 

 在閱讀了那麼多推理小說之後,如果你問我誰的作品跨入了文學小說的殿堂?我會毫不猶豫地告訴你, Georges Simeon 喬治.西默農。我並不是說文學小說或類型小說哪個等級比較高,沒有這個問題,小說只有好不好看的問題。 

 

西默農寫的,是推理、是文學、是人性。他的小說裡沒有機關算盡的詭計設計,沒有石破天驚的破案驚喜,就是直指人性,晦暗不明裡的人性,渾沌曖昧中的人性。前幾天我的一位書友說:我覺得你重視的不是故事中的詭計,應該是喜歡作品投射出的氛圍與情感。其實,我在推理小說裡看的,就是人性。 

   

 

先交代一下故事:

紐約郊區小鎮這晚下起了季節裡的第一場大雪,鵝毛般厚實地降在史賓塞先生家的窗外。 

他妻子克莉絲汀上朋友家去打橋牌,史賓塞留在家裡改完了學生作業後,就在工作坊裡做木工打發時間。 

一直很和睦的史賓塞.艾士比夫婦在一個月前讓克莉絲汀朋友的一個女兒住進來,她是蓓樂.雪曼。這晚她去了鎮上的電影院,直到半夜歸來,而那段期間史賓塞一直待在自己的工作坊裡,克莉絲汀比蓓樂稍晚回來。  

翌日早晨,蓓樂.雪曼被發現陳屍在房間裡,身前遭到了性侵害………,沒有嫌疑犯,沒有證據顯示誰是兇手。

 

(內有雷,慎入) 

 

 

但從此,史賓塞就被貼上人兇手的懷疑,他的妻子和身邊所有的人都用這樣的眼光看著他,走到哪都離不開這樣的眼光,他沒有地方可以躲藏,沒有出口。他想起自己酗酒、失敗、飲彈自盡的父親,甚至懷疑自己逃避不了這樣的宿命。 最後,他真的殺死了另一個女子。 我想起「艾倫.狄波頓」舉「托爾斯泰」的小說《伊凡.伊里奇之死》裡的例子:他過去一直壓抑的這種衝動,也許才是真正重要的東西,其他一切都不是真實的。 

 

  

書背的簡介有一句話:假如我未讀過西默農的 La veuve Couderc《庫德寡婦》 ,我就不會寫出《異鄉人》───卡繆。 我無法長篇大論的說明這本小說,就是這種《異鄉人》的氛圍,大家都如此看待史賓塞,他覺得格格不入,就像個異鄉人,書寫他的掙扎。 但這本《佳人之死》寫得比《異鄉人》好。  小說裡沒有說明,兇手是誰? 誰殺了蓓樂.雪曼? 史賓塞卻因此殺了另一名女子。

 

 延伸閱讀:西默農屋裡的陌生人 

西默農雪上污痕 

西默農我的探長朋友 

西默農給法官的一封信

 

佳人之死 La mort de Belle
作者:喬治.西默農 Georges Simenon
譯者:楊啟嵐
木馬文化出版 2003年11月01日發行

,

快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