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執狂(《決勝機密》電影原著小說) 

特修斯之船,這是希臘人最喜歡辯論一個有名的身分問題。

雅典人留下了特修斯的船當成紀念碑。當然過了這麼多年,船開始腐爛了,只要有一跟木頭爛掉,他們就會換上一根新的,然後一根又一根。最後這艘船的每一塊木頭都被換過了。

因此希臘人就開始問──這算是哲學家喜歡的難題:

這還是原來那艘特修斯之船嗎?

 

 

在生活中越爬越高,然後自己也開始改變,最後有一天你發現他再也不是你原來認識的那個人。

你知道,你從穿球鞋、牛仔褲,改成穿西裝、打領帶,變的更精明幹練、更社會化、更客套。講話的方式變了,交了新的朋友。本來是喝百威啤酒,現在啜飲第一批釀出的波儀亞克紅酒。本來都是在得來速買麥香堡,現代則是點……鹽燒海鱸。對事情的看法也變了,甚至思考的方式也變了。

 

到了某種程度,你要問問自己: 

你還是原來的那個人嗎?穿著改變了,配飾改變了,開了一輛好車,住在又大又美的房子裡,參加華麗的宴會,擁有上流的朋友。你還是原來的那個人嗎?

  

可是只要你一樣正直誠實,就會知道自己內心深處還是原來的那艘船。

p340p341) 

 

真的嗎?只要正直誠實,就是原來的那個人,就是原來的自己? 

覺得什麼都不想要,只想要原來的那個人,只想要原來的自己。 

 

間諜小說,一定會說到身分認同與情感矛盾。 

討論身分的寫作一直讓許多作家著迷。

,

快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