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宮

 

 我們一開始就毫無拘束地講話,因為他不是一個害怕真相的人。(p245頁)

 

如果你也是一個不害怕真相的人,那我們就來聽聽Paul Auster講的故事。

 

我們會去尋找,但我們將毫無所獲。只有過程本身才重要。(p284頁) 

 

Paul Auster說了一個生命,從擁有到失去,到孤獨,到再擁有,再失去的故事...。 

 

彷彿,生命的本質就是無可取代的孤獨。

 

 

關於孤獨,總讓我想起令狐沖學會吸星大法,剛從西湖黑牢裡逃出來的那段描述:

 

在湖畔悄立片刻時,陡然間心頭一陣酸楚:「我這身功夫,師父師娘是無論如何教不出來的了。可是我寧可像從前一樣,內力劍法,一無足取,卻在華山門中消遙快樂,和小師妹朝夕相見,勝於這般在江湖上孤身一人,做這遊魂野鬼。」

 
自覺武功從未如此刻之高,卻從未如此刻這般寂寞悽涼。他天生愛好熱鬧,喜友好酒,過去數月被囚於地牢,孤身一人那是當然之理。此刻身得自由,卻仍是孤零零地。獨立溪畔,歡喜之情漸消,清風拂體,冷月照影,心中惆悵無限。 

 

是令狐沖不小心發現了孤獨,還是生命的本質就是孤獨,還是生命終將孤獨? 

 

也許,多半的時候,當我們踽踽獨行時,那才是我們真正要面對的時候。

  

小說最末:那是一輪滿月,像一塊燃燒的石頭又圓又黃。我注視的它,直到它滑入夜空,目不轉睛地看著它,直到它在黑暗中找到自己的位置。

 

延伸閱讀:奧斯特神諭之布魯克林的納善先生影書

,

快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