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ham Greene葛雷安.葛林,一直是我最愛的作家,被譽為二十世紀最會說故事的人,說最好廳的故事。

 

葛林以但丁的神曲「天堂/地獄/煉獄」三部曲為譜,寫了三本小說,說:


我寫了一本《權利與榮耀》,讓另一個人直升天堂,


又寫了一本書《布萊登棒棒糖》,讓一個人墜落地獄,


這回不過再寫一本書《事物的核心》,再把一個人送入煉獄罷了,我不懂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權利與榮耀》裡的直升天堂,決不是直通天國的康莊大道,而是人在痛苦的荊棘、沼澤、亂石的小徑中顛簸爬行,尋找通往天國之路。

 

 

《權利與榮耀》的故事是一個酗酒、通姦還有私生女的傳教士,在當時墨西哥政府禁止天主教的政策下,遭到理想主義的「中尉」到處追殺,成為墨西哥最後一個神父,到處逃匿隱藏,掙扎求生,又遇到了扮演猶大「告祕者」的混血墨西哥人,三人間的追捕逃亡告祕,引起的人性衝突故事......。

 

 

《權利與榮耀》裡書寫了人的痛苦、無奈、夢想、希望,書寫了善與惡的對立,墮落和救贖的可能,失去理想和信仰的悲哀,書寫了對應外在環境下的心靈之旅,顯現了人在茫茫宇宙裡的踟蹰、恐懼,與人的永不放棄希望。

 

 

人怎麼會掉進那麼深沉的掙扎裡,在命運的高牆下,我們是那麼卑賤。葛林對生存的痛苦與求生的慾望,如此深刻動容的描述,讓我們閱讀同時,想到了我們痛苦時深刻印象,想到我們的掙扎、懷疑。  

    

天國是個不得不存在的面像,沒有了天國,誰來肯定我們因善良所受的痛苦與犧牲,沒有了天國,就沒有了對美好未來的期望,誰來在痛苦中救贖我們,誰在受苦中肯定我們,而命運只會在背後嗤笑著。

 

 

 

書中有一段:在逃亡中,傳教士遇到對命運絲毫無還手之力的印地安小女人,背著已意外死亡的孩子一起逃亡,不忍放下,他們只剩幾塊糖的糧食,到了印地安墓地,小女人終於放下孩子屍體嚎嚎大哭,而傳教士先貪生地逃跑,而後又良心不安的回來,見小女人已離去,但她猶不忍死掉的小孩挨餓,把最後的糖放在小孩嘴上,傳教士見了糖,毫不猶豫的拿進嘴吃。--如此無情地嘲諷。

 

傳教士在臨死前一夜,喝了酒自己對自己告解,因為已無別的傳教士了,他想到他猶如世界棄兒的私生女,一切的恐懼和不公平都集中在這孩子身上,讓人心酸,.........「他祇覺得無窮的失望,因為他必得兩手空空的去見上帝,什麼都沒有......如今,他終於知道了」。 

 

因為他必得兩手空空的去見上帝,到天國之路為何如此辛苦? 

 

把深沉、充滿對命運毫無還手之力的三部曲看完了,這是我看葛林的第七本小說,葛林真是我的最愛,從不讓我失望。

 

延伸閱讀:讀格雷安.葛林《劇演員 

讀格雷安.葛林《瓦納特派員

 

,

快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