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囚禁的音符

 

《被囚禁的音符》原書名The Weight of Silence,是一本很安靜,和文字有詩意意象的小說,也許這樣才能沖淡小說裡的粗魯和殘暴,讓人無法呼吸的殘暴,對孩童性侵害。這是本「接近」推理的小說,很輕微平淡的推理,主要談論家暴和對兒童的性侵害,透過女性作者獨有的細膩筆觸,把人心幽微和小孩天真善良表現得淋漓盡致。 

 

小說敘述七歲的凱莉沒有聲音,四歲時一場家暴,意外讓她從此不能開口說話。在學校裡,珮翠拉是她的聲音和最好的朋友,她們心有靈犀不用說話就能溝通。她有愛她的媽媽、哥哥,和一個酗酒的爸爸。 

馬丁中年得女如獲至寶,珮翠拉是上天給他最美好的禮物。一天早上醒來,凱莉珮翠拉雙雙意外失蹤,沒有什麼比小孩失蹤更讓人震驚…… 

 

 

這本小說最特別的地方,是透過不同的敘事者、不同的視角呈現,每個視角停留的篇幅都不長,輪番把劇情往前推展,沒有讓不同的視角重複敘述。閱讀時彷彿從上方俯瞰,精準知道當下每個人的感受和想法,清晰透明。作者文字刻劃很深刻,把小孩的天真寫到心坎裡了,在書裡會流動,不小心流出來,我完全沒準備面對這樣的天真,簡直讓我慚愧心痛,我們都太世故了,忘記世界最初就是這麼天真,我們真的遺忘很久很久。

 

說小說是「類推理」,因為全書是以推理小說的形式,藉著一天24小時裡發生小孩失蹤事件,討論女性生命裡的情感和面對命運的複雜安排。小說人物單純,以凱莉的媽媽安東妮亞為核心,向外延伸到其它兩個家庭,一個是凱莉好友珮翠拉的家庭,另一個是安東妮亞的青梅竹馬、卻陰錯陽差未能結合的路易斯副警長家庭。隱約有個疑問,真愛非常重要,因此不惜摧毀兩個家庭讓安東妮亞與路易斯的真愛得以結合,但因為沒有正當性,所以安排安東妮亞的丈夫酗酒、暴力傾向,路易斯的太太自私、歇斯底里。其實我不喜歡這樣的安排(副情節)。也許這是本偏女性小說,主要訴求女性讀者面對複雜人生問題時,思考人生的偶然或是必然,思索應該修正,或是爲已經做的決定堅持到底。 

關於小說裡酗酒的爸爸,除了把吃醋當酒喝外,我實在看不出他不愛孩子的原因,除非歸罪遺傳基因(人生還是有命啊!),我知道故態復四字怎麼寫,但書寫小說的人連伸手拉他一次都不願意,眼看著他一步一步走進地獄,這還是讓我覺得有點難過,我想給他第二次機會。

 

 

每一本談論小孩受害的小說都讓人無比沉重,一般來說,我沒有特別偏愛小說以喜劇或悲劇收場,唯有受害者是小孩的小說,我希望悲傷的情緒裡還能看見一絲希望和曙光,永遠留給小孩一個機會,讓他們長大。

 

被囚禁的音符(The Weight of Silence

作者:希瑟.古登考夫(Heather Gudenkauf

譯者:陳宗琛

春天出版 20101029日發行

,

快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林明輝
  • hi


    謝謝您囉~~看您的分享文章是個很好的經驗~~
  • 日安 閱讀愉快^^

    快雪 於 2010/10/28 11:32 回覆

  • 潘惠善
  • 你好阿..


    大家..好
  • 晚安 閱讀愉快^^

    快雪 於 2010/10/28 20:16 回覆

  • murraylaw159
  • Prevention is better than cure.
  • 沒錯,真的是這樣啊~~

    快雪 於 2010/10/29 01:40 回覆

  • 幾度夕陽紅.
  • 當我看到你寫下"天真"讓你慚愧和心痛時,已經變的也很世故的我...笑了.
    當你寫下希望看到孩子有長大的機會及作者安排沒有二次機會的施暴者時,我...沈澱了.
    因為...小時候,當我遇到家暴時...我總希望有人可以"消失".久了..長大了,那個人終於真的走出我的生命,在世上消失了.於是我和家人都正常的長大了.所以,對於施暴者的"將來",還真的不是作者或是你我可以決定的.(雖然我常在想..或許是念力直達天廳..被接收到了)
    關於孩子的話題或故事,總能給人不一樣的好訊息.希望在闔上書的同時,也能在每個讀者心裡,有不同的美麗火花出現.不好意思...看了你的心得,又回應了一堆的話..辛苦了.
  • dear 幾度夕陽紅:

    天真二字快不會寫了,擁有它時覺得愚蠢,現在完全失去它了,又心痛。

    妳說的對,關於施暴者,我不能評斷,
    心得裡寫的,只是根據小說情節說出我的想法,
    小說裡那位施暴者,似乎罪不及死。但我完全懂妳想表達的意思。

    其實我很高興妳來留言,說說想法。 日安!

    快雪 於 2010/10/29 12:09 回覆

  • 初曉揚
  • 太陽明天依舊升起來

    快雪& 幾度夕陽紅

    看了你們的留言 我的心擰疼的緊
    研習心理學多年 最讓我感傷的是--摯親者就是施暴者
    而且 我們不經意就成了那個本不想成為的施暴者
    從言語到肢體...

    曾經目睹 折翼的天使準備往高樓墜下或是變成了說謊高手...


    希望今後妳過得好
    好好愛自己一點
    太陽明天依舊升起來

    初曉陽

  • dear初曉陽
    還有一點也讓我難過,
    被施暴者好不容易走過那段,卻又成為施暴者。

    天真也許是世界上最美好的東西...

    快雪 於 2010/10/30 07:53 回覆

  • ericasnyder0123
  • 未來屬於那些相信他們美好夢想的人。
  • 是滴 謝謝^^ 閱讀愉快~

    快雪 於 2010/11/07 18:41 回覆

  • mei
  • (被施暴者好不容易走過那段,卻又成為施暴者....)
    這樣的例子似乎不少

  • 這真的很弔詭,怎麼會這樣(傷腦筋)
    人格、心理上的傷害很難治癒,
    真害怕這種惡性循環。

    快雪 於 2010/11/20 20:27 回覆

  • 軒
  • 我覺得好像還滿好看的欸!
  • 是滴~ 閱讀愉快!

    快雪 於 2013/11/14 05:3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