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上的微光

 

我喜歡小說裡的存在主義,不論是馬修.史卡德困在存在主義裡,在酒吧與酒吧之間流浪,還是保羅.奧斯特筆下迷惘的世界,自我存在的辨證,都孤獨而迷人。白石一文的小說對我來說像是「存在主義」+「自我療癒」,在疏離與孤獨之間的一種安靜、溫柔、文學的聲音,閱讀時像把世界的聲音關掉,聆聽內心單純的聲音。

 

 

白石一文的小說有一種純粹,把外在的符號都拿掉,只剩生命的純粹,就像生病的人一無所求,一窮二白的人更了解生命。《草上的微光》裡收錄三篇質量很高的短篇小說,都值得一讀,書末有作者後記,說明創作背景和想法,看完小說讀後記,更能深一層了解小說文意。如作者說,前兩篇〈草上的微光〉、〈砂之城〉描寫人生的困難,這困難不是指環境坎坷命運乖舛,而是環境社會對內心的衝擊,進而產生自我懷疑,失去生命的力量。但作者留下救贖。「存在先於本質」(意思說除了人的生存之外沒有天經地義的道德或靈魂),社會組織、規則、架構的衝擊,都不是生命本質性的問題,生命內在思維才是唯一、真正的聲音,白石一文藉著小說訴說生命的存在

 

以下是三篇簡短的簡介或感想:

 

〈草上的微光〉:辭職後負閒在家三年半的洪治,因極度的無慾、空閒,逐漸失去對時間該有的感受。這個世界或許沒有謊言,也沒有真相。生死走一遭,洪治才了解自己的自私傲慢膚淺,如果沒有非死不可或是只有死路一條的迫切理由,人就必須活下去。

 

〈砂之城〉:矢田是已過了花甲之年的成名作家,現實人生的問題是所有文學家最無法擺脫的矛盾,到底是體驗者還是敏銳的觀察者。對於文學來說,矢田是成功的巨匠,但對於人生,他是膽小、自卑的失敗者,談論「疏離」成就他文學上的作為,但「疏離」同時標記他人生的失敗。矢田如何在虛擬與真實之間,找到他人生的救贖。

 

〈花束〉:雖然這篇創作時間最早,但頗得我心,談得是對抗體制。「對抗體制」是我的信念,體制是腐敗的,是為了保護權力而存在。比方說,法律與正義哪一個重要?正義的本質大於法律的體制,但政府卻告訴我們,惡法亦法,我們仍然要遵守,這真是徹底愚民的謊言。我喜歡這篇小說對抗體制上的粗魯,還帶有一點偵探推理的味道。

 

草上的微光

作者:白石一文 

譯者:王蘊潔

 皇冠出版 2010年12月06日發行

快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王雅慧
  • 讚美


    感謝分享~期待繼續發好文 加油哦!
  • 謝謝 閱讀愉快^^

    快雪 於 2010/11/14 17:35 回覆

  • 高雅惠
  • hello你好


    只得讚美
  • 謝謝 晚安 閱讀愉快^^

    快雪 於 2010/11/14 21:15 回覆

  • solife
  • 感謝分享...
  • 謝謝您來訪,閱讀愉快^^

    快雪 於 2010/11/14 21:16 回覆

  • 幾度夕陽紅
  • "環境社會對內心的衝擊,進而產生自我懷疑,失去生命的力量"..
    哇!!果然是一本讓人看了會有很多想法的書.
    有時,當靈魂和肉體無法達到一致想法時,
    就會有"失真"的狀況出現.
    唉..該怎麼說呢?我...常會有無力感捏..(一定是自己多愁善感啦).
    哈..不管如何...認真的活在當下,努力的加油才是王道.是吧?
  • dear 幾度夕陽紅,

    難不倒妳的啦!
    白石一文其實是存在主義,
    環境社會其實是外在,並不是生命本質,
    他的小說說這個,找到內在的力量。
    (人有內建力量 ㄎㄎ....)

    快雪 於 2010/11/15 16:4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