掏摸

 

《掏摸》書名可能會讓人摸不著頭腦,這是說扒手的故事,用字還頗精準。扒手這行業流傳已久,我想隸屬世界上三個最古老的行業,妓女、殺手和扒手。扒手是一群邊緣人,非常封閉,平常人難以一窺他們的行徑與內心,近年來這行業應該算沒落了,更多獲利較高的經濟智慧犯罪取代他們,如詐騙等,他們就淪落到更低的田地、更邊緣化。傳說中出神入化的神偷技藝,讓扒手蒙上一層江湖色彩。這是一本描述扒手與命運的小說。

 

 

西村是一名天才扒手,只偷有錢人,並且沉迷於伸手掏摸行竊的瞬間,最興奮的瞬間就是當扒手,如果時間有所謂濃淡,那瞬間是最濃郁,無法自拔。他重回東京當扒手,冤家路窄,又遇見木崎,擁有很大權力、似乎是和政治掛勾的黑道首腦。 

幾年前,木崎強迫西村和他亦師亦友、也是唯一的好友石川進行一樁暴力搶劫,事後石川告訴西村盡速離開東京後即下落不明。這次木崎更威脅恐嚇西村要完成三項任務,「你要完成三件工作。失敗的話,就把你殺了,如果你跑掉,就殺了這陣子跟你親近的小孩。」,木崎完全操縱西村的命運……

 

 

掏摸徵文banner.jpg

★2010年大江健三郎賞!
 

 

小說有兩個層面,一個是具有娛樂性扒手的故事,另一個是深層命運的故事。扒手的故事描寫得很生動,在擁擠的地鐵行竊,在百貨公司行竊,扒手不為人注意的行頭、行徑,掏摸皮夾的瞬間,得手後的處置,扒手的技藝、心態、想法,讓人看得十分過癮。 

 

 其實扒手並不是單獨行動,應該要有搭檔,基本上是三個人。負責碰撞的人、一瞬間遮蔽週遭視線的人,還有動手的人……(抄上來,想提醒大家扒手的行徑)

  

覆蓋在扒手掏摸下,有一個更精采、更衝突、更悲哀的命運與操縱故事,木崎企圖完全操縱西村的命運,就如數年前操縱石川般,他有極端變態的權力和操縱欲。如果反抗是死,不反抗還是死,西村該如何應付?命運總是不乏「兩難」的困境。小說透露和命運搏鬥和傳承的意味,帶著悲壯的情感,很深沉,由石川到西村,西村到小孩,西村想把正常人的命運留給想跟他學扒手行竊的小孩,別再當孤獨的扒手,做個正常人,「融入這個世界」。

 

  

以前看這一類黑暗小說時總是會想,主角能不能做一票後全身而退,金盆洗手好好過他的人生。現在已經不會這麼想了,縱使主角有良善的一面,扭曲的心態行徑,就注定不會有好下場。而且他們是邪惡拼圖裡的一塊,牽一髮動全身,他們卡在裡面不由得自己做主,只能任憑命運擺佈。也就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徒留惋惜和遺憾(黑暗裡的人性很美)。

 

 

西村說:你還有機會重來過,想做什麼都行。忘了順手牽羊和偷竊的事。

「為什麼?」小孩抬頭看西村。

「這樣沒辦法融入這個世界。」

 

掏摸

作者:中村文則

譯者:葉韋利

臺灣商務出版 20110101日發行

快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