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越杜鵑窩(作者親筆插畫特別版)

 

電影飛越杜鵑窩的原著同名小說《飛越杜鵑窩》,出版於1960年,代表一個時代的聲音,以我有限的歷史知識分析,佊時的前十年,美國受恐共思想荼毒,麥卡錫主義(McCarthyism)蔓延,打著維護民主自由口號反而深深傷害美國的民主自由體制,沉重的體制壓著人們喘不過氣,渴望解放,渴望呼吸自由的空氣。《飛越杜鵑窩》正是在此濃濃時代背景下的經典小說,被稱為美國60年代嬉皮時期的反文化運動經典之作。

 

 

這是個瘋狂的世界,小說的場景在瘋人院,印地安人布魯酋長待在瘋人院裡已經很久很久,他是沒有希望被治癒出院的「慢性病人」,他偽裝成聾子整天拖地,以躲避「大護士」和她背後「聯合體」的荼毒。一日,新來了一位紅髮病人麥莫菲,他是個自由自在的流浪賭徒,似乎為了躲避「勞改農場」和監獄,故意被判定進入瘋人院,這裡是座乾淨的模範瘋人院,伙食比監獄好上太多。布魯在麥莫菲身上看見「自我」的力量,那是他早已失去的。瘋人院受「大護士」嚴密的控制,麥莫菲為了賭金決定挑戰「大護士」,但他漸漸明白「大護士」和她身後「聯合體」的力量,甚至決定他的命運,判定他何時可以出院,……這世界是座瘋人院。

 

既是個人主義的寓言,同時也是撕裂人心的心理劇……不濫用傷感即能振奮人心!~TIME 

 

《飛越杜鵑窩》像喬治.歐威爾的小說《一九八四》是本寓言小說,《一九八四》裡有個無所不在、無孔不入的「老大哥」,在《飛越杜鵑窩》裡,無所不在、無孔不入的則是「聯合體」,也就是體制,檯面上的代表人物是「大護士」,主宰操控瘋人院的一切運作,萬事萬物井然有序,沒有個人化差異,不配合就是反社會,也表示病人未來無法融入社會,若是病人是被法律判定需要精神治療,不聽話就永遠沒有出院的一天,這裡不是監獄,監獄有刑期,而瘋人院裡何時可以出院,生殺大權完全掌握在「大護士」手上,「聯合體」(體制)主宰一切。我很喜歡小說要表達的意涵,許多反體制、反文化都被污名化,被視為不思長進、墮落、無法融入社會的象徵,體制真的是人生唯一的出路嗎?人生一定要融入體制裡,百分之百接受體制安排?眼前恐怕真是如此,否則就被邊緣化,被扣上反社會人格類型,這讓我覺得很悲傷,非常悲傷,人生不該如此,人生不是一定要依別人的意思過一生。我必須說明,無政府主義不表示是激進份子,反文化反體制不是墮落,只是有不同的看法,我向勇敢走不同的路的人致敬,那真的需要很大的勇氣。「對抗體制」是政治不正確,但很重要的事。 

 

生活在體制裡,一切接受體制安排,也許我們應該問問自己,我還是我嗎?小說裡布魯酋長看著麥莫菲,心裡想:「或許他真的是個非比尋常的人。他就是他自己,就是那麼一回事。或許這便足以使他夠強壯,就是當他自己罷了」。我想每個人都該記住這句話。

 

飛越杜鵑窩(One Flew Over the Cuckoo's Nest

作者:肯.凱西(Ken Kesey

譯者:楊久穎

太陽社出版 201104月01日發行

,

快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風行者
  • 大護士應譯成護士長比較好
  • 也許囉,沒看到原文不敢確定
    不知道有沒有夾帶隱喻或象徵意義

    快雪 於 2013/04/06 18:5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