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話

 

喜歡看老探長探案嗎?閱人無數、經歷人生滄桑,猶如壯年聽雨客舟中、江闊雲低斷雁叫西風的老探長對付狡獪罪犯,看過了千奇百怪罪行、胸有成竹洞燭世事的老探長出手。我心中第一老探長是比利時籍法語作家奚默農筆下赫赫有名的馬戈探長,對,就是那位在巴黎辦案,經過小酒館時會進去喝杯小酒,很有人生情調的馬戈探長。這一回《聽話》裡,傳奇的老探長艾立克失手?代價是一條人命?或是更多?變態連續殺人魔現身斯德哥爾摩,對象竟然是兒童。

 

這要從開往斯德哥爾摩的火車上說起,快進站時火車暫停排除故障,媽媽抓住時間下車打個電話,意外耽擱沒趕上火車,只是一會兒的工夫,小女孩不見了,熙熙攘攘的月台上卻沒有人可以明確說出小女孩去向,看似單純意外走失,不然就是離婚的爸爸帶走小女孩,老探長艾立克如此想。不被看好能長久待在警察局的新人芙蕾卡有不一樣的看法,另一位警探彼得、像肛門期的青少年般衝動,他們同屬傳奇探長艾立克麾下,共同負責本案。接著媽媽收到裝著小女孩頭髮和衣服的快遞包裹,而另一名兒童失蹤了。老探長艾立克既難過又生氣,他不是沒有失誤過,只是壓根兒沒想過調查小組面對的是邪惡的化身……

 

  

 2010南瑞「天鵝獎」(Stabilo Prize)最佳犯罪小說,挑戰道德、人性議題大作

 

 

小說給我最特別的感覺,是細說調查小組每位成員,老探長艾立克、格格不入的女性新人芙蕾卡、想大出風頭的彼得、中年失婚遇見新對象的助理艾琳,每個人辦案時的際遇和心境,警察在辦案的途中同時也對付自己的煩惱和困境,而煩惱和困境一向會在膠著的時刻放大,案情膠著彷彿對照自己的人生也走進死胡同,案情與人生糾纏在一起,讓讀者邊讀邊品味。如果仔細深究,細心的讀者會發現,說故事的人(作者)也盤算自己的處境,參雜自己的慾望,投射自己的想法在故事裡。小說有點像楚門.卡波提的「非虛構小說」《冷血》寫作方式,客觀呈現每個人的想法,但又是那麼不同,借用這樣的方式,呈現的是文學和人性的聲音,而非冰冷無味的事實。 

小說的另一端與連續殺人魔鬥智,節奏處理得剛剛好,案情推演自然,乾淨俐落,與連續殺人魔鬥智儼然已經是現在讀推理小說最大的樂趣。而讓我不勝唏噓又如此弔詭,被施暴者好不容易千辛萬苦走過如此不堪的過去,卻又成為施暴者,受暴力迫害的人又迫害他人,心理專家說這是人格特質形成時的問題,扭曲的人格是潛藏的社會問題,像顆不定時炸彈般危險,矯正扭曲的人格很困難,但唯有矯正後才能融入社會,快樂生活,再辛苦也要努力,並尋求幫助,人真的不是一座孤島。

 

 

原先看小說前,我很開心地準備看老探長探案,推理小說裡我最愛看老探長探案,但沒想到是消費老探長來襯托女主角芙蕾卡,反而年輕的女主角描寫出色,編輯Liz說她覺得作者有點反英雄,的確有這個味道,但我私人感覺更強烈的是表現女性特質和聲音,恰好落入對抗男性主導的世界,所以Liz感覺反英雄。 

《聽話》是瑞典作家克莉絲汀娜.奧森(Kristina Ohlsson)的第一本小說,可是一點也不羞澀,沒有新人常見的失誤,敘事曲線精準清晰,小說節奏收放之間作者胸有成竹,行文用字透露出文學的清新氣質和纖細的女性特質,還會老練地放煙霧彈、放假靶機誤導讀者(笑),又有非常深刻的心理刻畫,很難讓人相信這是作者的第一本小說。近來看北歐推理小說,素質很整齊,質量很高,讓我對北歐推理充滿濃濃的興趣。

 

聽話(Askungar

作者:克莉絲汀娜.奧森(Kristina Ohlsson

譯者:陳靜芳

三采出版 20110527日發行 

,

快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Scorpian
  • 哈!妳最近走北歐路線阿!
  • 對啊,最近看的北歐小說都讓我驚豔QQ

    快雪 於 2011/05/22 22:11 回覆

  • 七號餅乾
  • 北歐推理小說真的讓人經驗 尤其是瑞典作家史迪格拉森的「千禧系列」真是超級好看的!可惜作者已去世了 殘念~
  • (拍拍)好看的很多啦QQ

    快雪 於 2011/06/02 11:2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