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納的世界
 
 
第一次看桃莉.海頓(Torey L. Hayden)的小說《向日葵森林》時,就深深為她說故事的功力傾倒,她說起故事生動自然,細膩不作做,像呼吸喝水般輕鬆自在,且說到人心坎裡,你會驚訝她怎麼能看到這角度,把心裡還沒能想清楚的事情,輕易寫出來,沒有花俏的招式,只是說故事就讓人心折。小說愈看愈多,漸漸看得出作者在文字上的經營,有人是與生俱來的天賦、天生說故事高手,有人是苦心經營、嘔心瀝血換來,桃莉.海頓是前者,故事就在她的腦海裡,翩翩蝴蝶的意象化為栩栩如生的文字如行雲流水,讓聽故事的人一頭栽進去,著迷不已。
 
 

 

《康納的世界》從心理醫師傑姆斯的視角闡述,他正處離婚的調適期,從紐約大都會搬到南達可塔小鎮,一雙可愛的小孩跟著前妻。蘿拉是具世界知名度、才華洋溢的小說作家,她另一個身分是母親,九歲兒子康納被診斷為自閉症兒童?康納手裡永遠拿著一隻玩具貓,走到哪兒都要先用貓偵測,喃喃自語說「貓知道」,不停說看到「鬼人」。

 

醫療體制上,「健保給付額度」和「總額預算」取代了「自我察覺」和「洞悉事實」,凡是講求效率,連精神醫生都變成開藥機器,這讓傑姆斯苦惱,他嘗試堅持自己的想法,比如說對兒童不願意用講究效率的「行為治療」來替代「遊戲治療」。傑姆斯用耐心診治康納,他知道康納的病情絕非自己形成,要實施家族治療找出病因,蘿拉卻有抗拒的心態,而後診療會談,發現蘿拉腦海中另一個「認知」、想像的世界……

 

「真實」、「感知」、「認知」混淆時,真相在白濛濛的迷霧中。

 

 

 

看小說時整個人沉浸其中,享受桃莉.海頓帶來的文字歡愉,但不知不覺間我開始覺得害怕,太逼真、太清晰了,比恐怖小說還讓我心驚膽跳,恐懼一波一波襲來。我懂蘿拉,我知道這種情況真實存在,我明白這種情形放置在真實人生裡,很容易面對什麼樣的結果──憂鬱症。真實先驗(在經驗之前)存在,但我們所知道的真實是「感知」+大腦「認知」的結果,如果真實有多重「認知」呢?這裡不是說精神疾病或多重人格、人格分裂,真有些人如此,大腦有多重認知,後驗(在經驗之後)和一般人不同,在腦海裡有不同的故事,形成虛幻的世界,生活是在現實與虛幻兩個世界穿梭,現實生活的挫折經常讓他們躲進虛幻的世界裡。這類人通常很纖細、感受性很強、才華洋溢、十足藝術家,腦海裡有很多故事,但現實生活和故事如此不同,輕易在現實中感受挫折和憂鬱,我懷疑作者桃莉.海頓也是這樣的人,才能如此清晰表達。

 

艾倫如此說:蘿菈根本生活在另一個世界,她完全不了解現實狀況。應該說她有自己的看法。對蘿菈來說,事情沒有真不真實的問題,她和我們一般人的看法不太相同。我不想讓你覺得蘿菈是個病態的說謊者,因為事情不是那麼單純。說謊表示有實情存在,你知道卻沒有說出來。但蘿菈的情況卻不是這樣,他似乎認為沒有什麼事情是真實的,你必須創造它們。……她有一種不是靠知識而來的奇特想法。

 

這裡說的也許有些人不懂,我表達得也不夠清晰,你必須和這樣的人一起生活才會了解。我和艾倫一樣,曾經對於這種特質格外著迷……

 

 

《康納的世界》很精采,蘿拉腦海中「托岡的故事」像是書中書,是一個獨立的奇幻故事,和現實中的蘿菈互相呼應,又像互相支援,在作者生花妙筆下天衣無縫結合,兩個故事都很精采,而且非常奇妙。抽絲剝繭下,九歲的康納是「天生自閉症」還是因為退縮而「自我閉症」,有清晰又精準無比的心理描述。小說裡有多個層次、多個面向,每一個都牽動讀者的感情,讓我再一次為作者說故事的功力傾心不已,深深著迷。

 

延伸閱讀:《向日葵森林》,心傷難說....

 

康納的世界(Overheard in a Dream

作者:桃莉.海頓(Torey L. Hayden

譯者:史錫蓉

新苗出版 20110601日發行

,

快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