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谷的發條女孩

 

我喜歡的科幻小說標準是,把科幻的設定拿掉後,還是一本好看的小說嗎?推理小說亦然,把詭計拿掉,小說還精采嗎?科幻是科幻小說的工具背景,小說還是小說,依然要講究故事、人物、氣氛、細節,缺一樣就少一味,滋味差點。好一陣子沒有看到像《谷的發條女孩》如此精采的科幻小說,完全符合我的標準,情節波濤洶湧,有大格局,也有小地方的精采,故事、人物、氣氛、細節樣樣不缺,表現出色,並且獲得科奇幻小說界最重要獎項──星雲獎和雨果獎雙項大獎肯定。

 

 

小說科幻背景設定和一般常見刀光劍影的未來戰爭不同,是能源耗盡後,大衰退時期的地球,大概相當於退步到十九世紀的情形,但情況糟透了,資源耗盡,生態浩劫、突變基因肆虐、海平面上升,能源只剩下原始的人力和獸力,因此全世界都在進行熱量爭奪。世界分成兩邊,一邊是使用基因改良的食物和資源,另一邊堅持原生態、拒絕基因改良食物,而這另一邊只剩下泰王國(泰國),泰王國處於關鍵位置,全球最大勢力如海盜般掠奪的熱量販子、農業基因、基因改良者覬覦他的「存取種子庫」,種子庫如同諾亞方舟上的物種,上帝的最後伊甸園。各方勢力聚集,虎視眈眈。

 

小說由四條路線展開,安德森‧雷克表面是企業老闆,私下身分是熱量販子的間諜;秘書陳福成是黃卡難民(華人),一心想重建家族企業;賈迪上尉是泰國環保部的「白襯衫」,人稱「曼谷之虎」,嚴格執法,控制能源使用和取締非法貨物,有點像無所不在的秘密警察;「發條女孩」惠美子,日本的高科技產物,集合基因改造與合成細胞技術的人造人,存在目的是人類的僕人和玩物。因緣際會,他們都聚集在海水高漲有淹沒之虞的諸神之城──曼谷,而泰王國政治局勢對立,各方勢力一觸即發……

 

 

小說的意象不是開門見山,而是輕描淡寫,慢慢滲入,逐漸形成一種氛圍,然後讓讀者一整個人陷進去,沉迷其中,有殖民地文學和末世紀的色彩與哀愁。《谷的發條女孩》在我眼中是一本非常「葛林」(格雷安‧格林)的小說,葛林從老英國出走,走向殖民地國家,扮演間諜角色,最後愛上不該愛的人,充滿濃濃的間諜小說和殖民地風情。小說換成從美國出走,情勢一樣詭譎多變。我必須承認,這讓我看小說時很興奮,但他比葛林清醒,安德森‧雷克愛上「發條女孩」惠美子,沒有在人性裡苦苦掙扎,最後走向毀滅,是功利優先,間諜身分深深烙印在他的靈魂裡,不可動搖。慢慢醞釀的情節愈到緊張時,也如葛林在關鍵時候不躲不閃正面攻打,硬碰硬對決,沒有消失不見,這讓讀者覺得非常過癮。另外我很喜歡小說裡沒有傻瓜,每個人都有賴以生存的心機和狡獪,大人物有大人物的冒險,小人物有小人物的陰謀,連跑龍套的都有獨立思想,這點很多小說做不到。

 

 

人類一開始出海航行,對非洲的寬闊草原放火,生態系就瓦解了(小說內文)。這段話是殘酷的事實,讓人沉思,人類該干涉生態、主動維護自然,扮演上帝的角色?還是放手,讓生態自然平衡?可是這把火已經放了,也無法停止。 

 

明明是一本科幻小說,描述後現代糧食、基因、能源戰爭後的爭奪世界,非常貼近真實,在我偏見的閱讀眼光裡,卻變成一本殖民地、間諜、愛情小說,但這正是作者說故事的功力和魅力所在,你不覺得在閱讀一本冷冰冰的科幻小說,而是多樣風貌,風起雲湧,充滿深度,是在看人性、投機、冒險,滿佈灰色空間,沒有任何救贖的殘酷真實。

 

書名:曼谷的發條女孩(The Wind Girl

作者:保羅.巴奇加盧比(Paolo Bacigalupi

譯者:王寶翔(卡蘭坦斯)

晨星出版 2011710日發行

,

快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