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末

 

一個錯誤堅持了三十年,再荒唐也伴隨而生依依不捨的眷戀,孤獨時候互相取暖。放棄錯誤,彷彿孑然一身一無所有;不放棄,又如何能繼續擁抱錯誤而心安。以小說《我願意為妳朗讀》聲名大噪的德國作家徐林克(Bernhard Schlink),這回在新作《週末》探討了這個錯誤和兩難,人性與救贖,如同湖心投下石頭激起的漣漪,在老朋友的心頭久久不散,三十年時光的滋味更難一口飲下。

 

 

小說從星期五開始,這一天德國左翼恐怖份子約爾克出獄,姊姊克莉絲汀邀請了老朋友到鄉村老莊園共度周末,幫助他重返人群。三十年前他們曾經共同醉心於左派社會運動,反抗政府對抗體制,其中有人中途離開,有人自殺,只有約爾克堅持到底不願妥協,他成了暴力使用者、殺人犯和恐怖份子的指標人物。離開是正確?留下是錯誤?當時他們可不這麼想。三十年後,有人找到自己的位置,有人仍忿忿不平,他們能譴責約爾克犯下的暴行?或是原諒?革命的感情、年少輕狂、三十年的疏離、猜忌和秘密,都混合在這個週末,而原諒是難解的習題。

 

 

看小說時我難免會思考,作者為什麼選擇恐怖份子當主角,不是其他單純的犯罪?德國作者刻意安排引發恰好的歷史情節和複雜效果,往前追索希特勒的作為,德國人必須面對的歷史枷鎖,往後延伸到殺氣騰騰的現代蓋達組織,藉此分析恐怖份子的基本心態,又很技巧的融入小說情節繞道走過,不落入政治爭論而回歸人性。美人怕遲暮,英雄何嘗不然,年老色衰的恐怖份子終究將面對人性,不是犧牲一切都無所謂。政治真的有一種集體催眠意識,使人深陷不自知,回想當年希特勒如何迷人,使德國陷入集體意識,舉國瘋狂投入二戰;如現在的蓋達組織奉行戰鬥,相信戰鬥有必要的犧牲、甚至犧牲無辜的生命來達成「偉大」目標,尤其政治和宗教結合成一張牢不可破的網,所以我永遠無法喜歡政治和宗教這兩件事。

 

 

閱讀到最後,我一直想逃避這個問題,但偏偏無法逃避──約爾克,一個曾經以暴力殺人的恐怖份子、殺人犯,能被原諒嗎?原諒二字愈來愈常攻佔媒體版面,彷彿是解決難題的萬靈丹,頗有倚天不出誰與爭鋒的聲勢,但這也是我討厭的原因,因為不能強迫別人「原諒」,不能強姦「原諒」。事不關己的人把原諒喊得震天價響,這情況有點尷尬,請尊重他人的自由意志,原諒或不原諒都是正確無誤的選擇。

 

小說凝鍊三十年的時光,洗鍊的文字刻畫不同的心境、不同的聲音、不同的慾望、不同的平靜,喧嘩與衝突如此安靜舒展在短短的篇幅裡,透露悲傷與沉重,卻也展現溫暖和曙光,帶出深沉渴望回歸的感情,值得讀者細細品味。

 

 週末Das Wochenende

作者:徐林克(Bernhard Schlink 

譯者:鄭旭清 

皇冠出版 20110620日發行

,

快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