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無罪

 

法庭推理在國內的閱讀習慣中並不特別討喜,對一個推理小說迷如我這般的讀者來說,這應該是很精采的題材,撲朔迷離的案情,瞬息間詭譎變化,一步一步法庭上的推演,攻防作戰,策略運用,針鋒相對的辯論,煎熬與詭計底下的人性,可以有很多精采的元素,但似乎沒有看到令我特別喜歡和非常精采的小說。看完《我無罪》(Innocent)改變了這個情況,十分心滿意足。【紐約時報】讚譽作者史考特.杜羅(Scott Turow為當今法律驚悚小說第一人,我不能同意更多了。

 

 

小說裡出場的人物都是身經百戰的箇中高手。魯斯迪是上訴法院首席法官,正要競選最高法院法官,邁向事業最高峰,此時他結褵三十六年的老婆芭芭拉死亡。湯米是代理主任檢察官,二十年前曾經起訴當時是檢察官的魯斯迪外遇殺人案,兩人都為這件事付出代價。在生涯危機之後慢慢回到生活常軌,爬上事業高峰,他們二人的關係弔詭,像是平時相處不融洽,但終究是一起長大、帶著同樣傷口的兄弟般。事隔多年,湯米發現芭芭拉之死事有蹊蹺,他們二人冤家路窄,狹路相逢,棋逢敵手,將拿彼此事業的高峰當賭注?唯一不同是他們的年紀在人生上已無退路……

 

 

 

 

《我無罪》好看在哪?真實深刻四字。最難「深刻」二字不是小說家繁複巧思的招式可以換來,是無數的歷練堆砌才能直指人心,內心深處無所隱匿,且不能對別人說、只宜獨自面對品味的真實感受。有時看到一本好小說,心裡先冒出「有葛林的味道」,指的是有葛雷安.葛林小說的人性深度,有些年輕小說家的小說好看,但終究在描寫人性深度上不足敗下陣來,我只能輕輕嘆氣,這是學不來的。 

都說葛林描寫「偷情」精采無人能出其右,但《我無罪》裡的偷情堪可比擬,再次讓我想到一句話,英國才子艾倫.狄波頓舉例托爾斯泰的小說《伊凡.伊里奇之死》說:「他過去一直壓抑的這種衝動,也許才是真正重要的東西,其他一切都不是真實的」。這真是偷情的經典名言,其實我最早看到這句話是陳文茜舉例說明柯林頓和陸文斯基偷情,位高權重的人生在某一刻一切都顯得不重要,只剩下過去一直壓抑的情慾衝動,這是人性。二十年前魯斯迪外遇險些毀滅他的人生,二十年後他再度偷情犯下同樣的錯誤,這是人性。脆弱的人性。 

年輕時見人犯罪他覺得憤怒,現在見人犯罪他卻感到悲哀(p349)。這句話寫得何嘗不是人性。小說裡有很多闖蕩人生換來血淋淋教訓的語錄,教人忍不住一邊畫線,一邊輕撫已經結疤的傷口。

 

 

推理小說某種程度來說等於讀者和作者鬥智?哦,不!相信我,精采的推理小說是他寫你看,如此而已。《我無罪》就給我這般感受,看完後才發覺完全無法預料結局,更別說胡亂猜測兇手是誰。我刻意不提過多相關情節、謀殺和書裡如何精采巧妙,是對這本小說的尊敬,和不希望打擾讀者閱讀的好興致。

 

 

書末:這輩子我犯的錯不只這一次,最大的一個錯誤或許就是二十年前不願意接受生命必然有所改變,沒有向前創造新生活,反而假裝可以挽回過去。為此我付出了很多..... 。這段話讓我深刻思考,像一個老人家的喃喃自語,簡單說,他假裝可以挽回婚姻,挽回過去,結果似乎他和妻子小孩三人都不快樂,像一個有太多秘密的家庭。可是我的思考一直是這一直線,沒有想過別的可能。

 

我無罪 Innocent

作者:史考特.杜羅(Scott Turow

譯者:陳岳辰

商周出版 20111007日發行

,

快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