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就跟懦弱和色慾一樣,總是為往最低下處找尋出路」。這是小說開始時的一句話,其實懦弱也是一種情慾,但真正問題在於人無法長期維持在高峰期,就像MLB大聯盟的選手無法一年162場比賽都處於打擊巔峰,總會有高潮低潮,不可避免,低潮期會使所有的負面能量會湧入,在你身上尋找出口。哈利警探正逢低潮,經歷了險惡的《知更鳥的賭注》、《復仇女神的懲罰》,終於來到和王子的最終對決,但哈利警探正處於酗酒的低潮期。

 

有時候真讓人洩氣,懷疑人生是不是為了消磨意志和剝奪勇氣而設計?哈利警探為了搭檔愛倫的死始終耿耿於懷,像是得了某種強迫症,朝思暮想、日夜啃食他的心,逐漸脫離常軌,長官覺得哈利像偏執狂,問題慢慢擴散,影響到哈利警探日常警務工作和與蘿凱經營的感情生活,而與蘿凱的感情惡化又像是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哈利幾近崩盤。基於某些原因或夢魘,哈利似乎覺得他不配享有美好正常的生活?只能期待逮捕殺害愛倫的真正兇手之後夢魘能停止,還給哈利一個正常生活。或是哈利警探注定將在正義與犯罪交接之處,帶著醉意蹣跚獨行?

 

 

《魔鬼的法則》從挪威的七月開始,犯罪特警隊的淡季,罪犯和警探都出門度假,時節像作者奈斯博說,翻開報紙,最大的新聞是報上的填字遊戲。首先一位妙齡女郎在住家遇害,另一位年輕女子去自家附近超市購物就不見蹤影,接著出現第三位死者,現場都留有五芒星(魔鬼之星)的圖案,挪威警方最擔心的連續殺人犯終於出現?迫於人手不足,犯罪特警隊莫勒隊長要求哈利警探與湯姆合作,在湯姆領導的專案小組編制之內,不是冤家不聚頭,一位是隊裡的明日之星、頗有隊長接班人的氣勢,一位是出勤不正常的醉鬼,兩位同時是莫勒隊長眼裡最高明的警探,正義與犯罪終將分出勝負,愛倫之死真相勢必査清,不能有一點模糊和妥協(愛倫是我的最愛)。

 

 

除了哈利繼續墮落,我非常焦慮愛倫的命案已宣告破案,重啟調查非常困難,且時日已久若有證據也被消滅,以正常的方式幾乎找不到突破點。此時我只能私下期待對手犯錯,但對手不是普通的罪犯,非常強悍。

 

對手有多強大,他(哈利)就有多堅強。莫勒隊長曾經如此想:「這種情況莫勒見過幾次,前一天哈利還半死不活,隔天哈利卻踱步來去宛如聖經中的復活者。儘管如此,莫勒仍然每次都驚訝不已」。

 

過去看推理小說我非常排斥偵探因為作夢而破案,這回哈利說服我,原因是大腦接受的資訊遠比意識到的多,若能進入無意識中也許能找到更多線索,二戰時破解德軍密碼的艾倫.杜林(Alan Turing)說,「要破解密碼,首先必須知道你的對手在什麼次元裡運作」,哈利嘗試進入無意識中思考,尋找類似天啟的弦外之音。《魔鬼的法則》來到三部曲的最終曲,連續殺人犯的謎題與逮捕王子的難題糾纏,劇情逐漸凝練,最後收斂成一個點,哈利與王子對決,一點梗都不能說破,過程絕對緊張刺激,讓讀者腎上腺素激增且非常擔心。

 

 

還記得蘿凱的兒子、缺乏父愛的歐雷克,在哈利與蘿凱的中斷期,歐雷克私下瞒著媽媽偷偷搭地鐵到警局看哈利。這一刻我感覺哈利復活了,酒精、連續殺人犯、王子再也沒有什麼能難倒哈利。歐雷克建議他和哈利去看男生電影時,媽媽蘿凱可以去找哈利的老爸和蒙古症的小妹玩(因為當他們去約會時把歐雷克丟給他們)。

 

冷硬派小說裡硬漢的感情生活總是令人憂心,基因使然,但經過這麼多苦難後,非常希望感情上能圓滿,就當是一個補償好了,而且蘿凱值得,歐雷克也需要爸爸。我知道冷硬派警探很難長久融入感情生活,天性怕感情牽絆,心中有情,眼中有淚,警探會不會變成整天愛哭的小男生?哈利與蘿凱……,這個問題我拒絕再繼續想了,難題留給遠在挪威的作者奈斯博。

 

延伸閱讀:讀《知更鳥的賭注》:奈斯博作品集1 Rodstrupe

讀《復仇女神的懲罰》:奈斯博作品集2 Sorgenfri

讀《雪人》:奈斯博作品集4

 

魔鬼的法則:奈斯博作品集3

作者:尤.奈斯博(Jo Nesbo

譯者:林立仁

漫遊者文化出版 20111102日發行

,

快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小安
  • 前兩集如果沒看過 會接不上嗎?
  • 那就沒樂趣了,要從前面開始看囉~

    快雪 於 2011/12/18 22:15 回覆

  • Tartar
  • 愛倫亦是我的心頭好,
    既聰慧又對搭檔無限包容,
    好不容易愛情生活才剛開始有起色,
    卻因為哈利沒接電話而滅了一線生機。

    她的事情能夠在哈利手中沉冤得雪,
    相信也稍減哈利的心中愧疚。
  • 同好XD
    尤.奈斯博7月要出新書《救贖者》(Frelseren)

    快雪 於 2014/06/19 21:47 回覆

  • Tartar
  • 泥醉警探的棄而不捨,步步逼近詭異的連環殺人真相,並且不忘同僚舊案,真是動人心弦。

    看著睡時墜入無邊惡夢,而醒時自溺於酒精中的主角,幾乎不忍卒讀,幾次想要放棄。就像摀著雙眼看恐怖片,終究靠著指尖的隙縫,看到最後結局。

    那整個對決,宛如最刺激的動作電影,強大而精采。也許是期待太多,愛倫一案偵破的途徑不若以往那樣的直球對決,只能靠兇手的喃喃獨白。

    五月看完《魔鬼的法則》,現在手中捧讀的,是《救贖者》。
  • 呵呵... 妳的進度到《救贖者》了
    後面《獵豹》讓人不忍卒讀
    現在很多系列小說讓人疲乏,懶得繼續追
    這系列我始終讀得津津有味~

    快雪 於 2015/07/23 00:4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