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同一警探探案的系列小說給我安心的感覺,翻開頁扉看到熟悉的身影,彷彿看見老朋友,這種熟悉像是在世界巨大變化中的小小對抗,警探依然在險惡的情境裡對抗犯罪,忠誠且不屈不撓。看完奈斯博的奧斯陸三部曲,哈利警探也變成老朋友了嗎?像馬修.史卡德那樣熟悉的老朋友?是的,哈利警探已經是我的老朋友了。

 

警探系列小說通常會出很多本,以北歐小說的標準來說是十集,他們以前輩Maj Sjowall & PerWahloo的《馬丁.貝克刑事檔案》十集為範本,拉森的千禧三部曲原先也是設定寫十本。多數的警探青春不變,歲月不會在他們身上留下痕跡,極少數的偵探一路陪著你變老,像醉看紅塵的馬修.史卡德,更少數的警探最後退休,像伊恩.藍欽筆下的雷博思探長,插句題外話,話說福爾摩斯退休後去養蜜蜂,我一直覺得很奇怪,柯南.道爾怎麼會想到讓名震天下的第一神探晚年去當養蜂人。這類警探小說每一本是獨立故事,雖說可以獨立閱讀,但書迷如我寧可一集一集從頭依順序閱讀,每一集有獨立的主情節,副情節則是延續的,經常是警探的感情生活,進展緩慢,卻牽動書迷的心,讓書迷心繫細微的變化。

 

 

《雪人》是哈利警探的第七集,時空拉到200411月,中間出版社跳過一集《救贖者》。哈利換了辦公室,牆上掛著三張相片,代表「已故員警俱樂部」增加到三人,依序是前搭檔艾倫、和他同用辦公室的傑克.哈福森、前犯罪特警隊隊長莫勒,怎麼跳過一集就血流成河(大驚),警探系列小說裡人物真的要夠多,才夠被殺,作者奈斯博用很兇,真希望他們能活久一點。我一直覺得真正了解哈利的是莫勒隊長,而哈利和蘿凱已經分手。

 

這集有趣的開始是哈利警探從芝加哥FBI研習營回來,不用多說,當然是去研習「連續殺人犯」,特警隊加入了最新組員,美女警探卡翠娜,勢必帶來新風貌。哈利警探接到一封署名雪人的匿名信,讓她開始留意新近發生的女性失蹤案件,他說服犯罪特警隊隊長成立專案小組,由他帶領追查疑似連續殺人案,失蹤現場附近總會堆起一個雪人,而失蹤女子再也不曾出現……

 

 

《雪人》線索的梗很扎實,從破碎零散開始,早先很難看出端倪,而後慢慢匯流,一條線索帶起另一條,每一條線索似乎又走到盡頭,像是線索本身即設下停損點,破案卻是更大的遺漏,峰迴路轉卻帶來更驚險的局面,魔鬼藏在細節裡,聰明的讀者應該能發現蛛絲馬跡,推理出兇手卻感嘆人性。小說裡,哈利警探到卑爾根市調查失蹤的警探、綽號鐵面人的拉夫妥,哈利發現這個人簡直就是他在卑爾根市的分身,同樣酗酒、脾氣暴躁、獨行俠、工作能力非常優秀,那何者造成哈利和墮落的鐵面人拉夫妥不同,這問題我想了很久,答案是人在谷底最低潮時,無可憑藉,無路可退,自我期許成了唯一的真實和依靠,這造就哈利和拉夫妥完全不同,天差地遠。

  

奈斯博的小說,角色本身即是鋪陳,利用角色本身來表達,請讀者細心欣賞奈斯博筆下犯罪小說裡的芸芸眾生相。

 

延伸閱讀:讀《知更鳥的賭注》:奈斯博作品集1

讀《復仇女神的懲罰》:奈斯博作品集2

讀《魔鬼的法則》:奈斯博作品集3

 

 

雪人:奈斯博作品集4

作者:尤.奈斯博(Jo Nesbo

譯者:林立仁

漫遊者文化出版 20120112日發行

,

快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Tartar
  • 我們在《知更鳥的賭注》看過作者描寫哈利警探那位有血有肉的對手,所展現的不凡功力,隨著案件的進展,也一點一滴餵養讀者有關對手那滄桑的身世,與挪威的過往歷史。

    在《救贖者》,奈斯博再顯功力,時有時無的掀開兇手衣角,讓讀者同情他的決心以外,也順勢拉進另一場戰爭的記憶,不但讓兇手面目立體,也讓整個緝凶的故事有了歷史的厚度。

    跳過這本,有點兒替快雪覺得可惜可惜可惜(因為OO,所以要說三遍),我由衷認為,愛倫的案子,要到這本(的最後一頁),才算是真正結案。

    書中救世軍的遭遇(對照慈濟今日現況簡直妙不可言)、新長官的愛講古(卻引喻失當)、老長官的落寞(哈利反而主客易位的在酒館苦勸起泥醉的莫勒)......
  • 我有看《救贖者》,是當時寫《雪人》心得時
    出版社尚未出版《救贖者》,才會說跳過一集
    (出版社跳集出版真傷腦筋)
    《救贖者》的確是三部曲真正的結局。

    反而是後來看《獵豹》有點不習慣,覺得作者劍走偏鋒
    不知後來《幽靈》《警察》有沒有修正?
    這兩本還沒看~

    快雪 於 2015/08/13 11:4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