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的四生

 

早先在《圍棋少女》出版時,就注意到山颯這位大陸年輕女作家,知道她以法語寫作,並獲得多項文學獎,小說受到法國讀者喜愛,但一直到《柳的四生》出版才有緣一品山颯的小說。閱讀十多頁,文字很有中國味道,咦?不對,這不是法語翻譯回中文的小說,這是血統純正的中國文采,翻譯文字不可能如此得中國文字之神韻與回眸,我上網找山颯過往出版的小說,都沒看到譯者姓名,我推想山颯以第二母語法語寫作,但家學淵源底子深厚的她,中文版仍是以中文寫作,我喜歡如此細心、在意自己文字的山颯。

 

 

山颯,1972年生於北京,父母親是北京語言文化大學漢學研究的所長和院長。《柳的四生》(1999)寫作在《圍棋少女》(2001)之前,佊時27,,文字剛擺脫少女的青澀,仍保有少女的靈性,清新脫俗,尚未沾惹風塵與匠氣,我很喜歡這種一去不復返的青春美好,山颯以她剛走入女人世界的心靈理解人生,走入前世、今生、輪迴,找到安放她心靈的角落。《柳的四生》是四段輕盈的人生故事,遺落在時間長河裡,與其說記得,不如說遺忘,山颯巧手慧心寫來,有女性獨有的冰雪聰明和細膩,不論是受困在傳統女性角色和禮法裡的春寧;追求世俗功名迷思的重陽、與柳樹轉生報答恩情的綠衣之間的情愛;渴愛的現代女強人靜兒、和她的天上人間一夢,說情說愛,說的其實是人生,是心靈和靈魂困在不同軀體,在不同時空的當下,不同的愛,讀起來細細微微,幽幽然情愫和一抹淡淡的哀愁,讓我暫時忘記紅塵。

 

 

說起來台灣和大陸文學連結上有斷層,台灣讀者說起大陸作家,耳熟能詳的怕還是老一輩的作家,大陸年輕作家也難免受到西方文學洗禮和衝撞,需要摸索中國傳統文學在現代的方向,和找到屬於自己的位置。我以為中國傳統章回小說、筆記和西方文學很不一樣,風韻、神采、意含、表現手法都不同,兩岸都在摸索和消化,很高興能陸續接觸到安妮寶貝、山颯、韓寒等高質量大陸年輕作者的文字,一方水土養一方人,看看中國人在不同水土、養分滋養下的文字,配上一盞茶,心靈感受到不同滋味和甘甜,還有一絲心意相通的溫暖。 

 

 

柳的四生 

作者:山颯

遠流出版 20120116日發行

快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