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妙的平衡:如果你在臉上裝滿笑容,就不會有眼淚存在的空間!
 

 

微妙的平衡》是一本印度小說。回憶看過的印度小說,內容都是描述生活的百種滋味,瑣碎細膩,靈魂困在生活裡,小日子的印度嘈雜擁擠辛苦,充滿討價還價的聲音和現實麻煩,必須很會超脫,非得找到另一面,靈魂才不會陷入人生困境。有人說印度文學不需要超現實,生活本身即是一種超現實。

 

 

小說自1975年說起,生命的意外讓四組人偶然聚首,四種截然不同的人生卻同樣苦澀。迪娜是醫生的女兒,本來應該擁有備受呵護的人生,父親秉持理念到偏遠地區行醫救人,卻不幸遭逢意外,迪娜從掌上明珠墬落人間,市儈吝嗇的哥哥壓抑了她人生的發展,愛情路上不順遂讓她年紀輕輕便守寡,守著丈夫留下租賃的小屋,做裁縫活自力更生。 

 

伊斯佛和歐文這對叔姪是裁縫師,也是種姓制度的低下階層,歐文的祖父突破種姓制度的歧視和限制,轉業成為裁縫師,卻沒能逃過高高在上的權貴階層迫害,整個家族僅剩的唯二生存者,苦苦和命運搏鬥。

  

馬內克是來到這城市讀書的大學生,是迪娜遠嫁印度北方山區的同學之子,望子成龍的父母忍痛送愛子到異鄉,而心地善良的馬內克離開故鄉後,就像失去養分滋養隨風飄蕩,隨命運擺佈。 

 

伊斯佛和歐文成為受雇迪娜工作的裁縫師,馬內克成為迪娜的房客,他們各有各的煩惱和困境,命運是他們唯一的主人。

 

 

《微妙的平衡》是一個很哀傷的故事,作者細膩地描述芸芸眾生的悲喜,入木三分,閱讀後不自主跌進哀傷的氛圍,久久不能驅散。整部小說的人物很多,多是底層社會的小人物,如觀照紅塵芸芸眾生,作者有條不紊一一串連,如史詩般訴說小人物的掙扎和印度的命運。看似荒誕,卻再寫實不過,看似荒涼,卻自有洞天,在獨特歷史淵源的時空環境,在大時代動盪裡沉沉浮浮,見證生命的堅韌。這裡不是追尋安身立命,只是卑微地乞求生存,而當命運的網灑下來時,沒有人能掙脫,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讓讀者心裡非常難過。

 

閱讀時我想起毛澤東的文化大革命,他建設中國的非常手段,非常建設需要非常之破壞,我不是說文化大革命好,那非常糟糕,毛澤東錯誤認知這是破壞中國以農立國的農民結構,改革前進的捷徑,但某個角度看來,破除印度根深蒂固的種姓制度,需要如文化大革命這般猛藥大開大閥徹底破壞,破除種姓制度高高在上的階級意識,不公不義讓人憤怒。

 

閱讀時也讓我想到英國文豪狄更斯,《微妙的平衡》神似狄更斯的作品,同樣深入下層社會,關心底層人民生活,反映批判現實,不同的地方在於狄更斯的小說最終能撥雲見日,苦盡甘來,溫暖人心,而《微妙的平衡》最終一切都隨風消逝,沒有救贖,徒留無限惆悵。

 

 

「人生的悲劇不在美麗的事物夭亡,而在於變老變賤」。馬內克,我懂你如此想,所以我不忍責怪你的懦弱。

 

 

 

微妙的平衡

原文書名:A Fine Balance

作者:羅尹登.米斯崔 Rohinton Mistry

譯者:張家瑞

柿子文化出版 20120426日發行

,

快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子房 張
  • 沒有讀過印度文學,看完您的介紹,
    感覺好像不錯看。
  • 試試囉,這是一本感動人心的小說
    對印度下層社會、種姓制度描寫非常寫實。

    快雪 於 2012/04/15 22:52 回覆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