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幸福時光》是我閱讀的第二本韓國小說,第一本正是本書作者孔枝泳的《熔爐》,想看韓國小說,是基於私人理由,在閱讀的旅途中我想蒐集世界地圖,等年老時某一天早晨,配上一杯咖啡細細回味,哪一國的小說看了幾本(都有紀錄),不同的風情、水土、養分,滋養不一樣的人生面貌與文學風景。翻開《我們的幸福時光》、《熔爐》,看見「韓國文學的自尊心」。

 

 

小說描述維貞是一位三次自殺未遂的大學女教授,出身富家千金,曾經歌唱闖蕩演藝圈,留學法國巴黎,看似天之驕女卻一心求死?第三次自殺未遂後,為躲避精神治療,答應和做修女的姑姑到獄中探望死刑犯作為交換。 

允秀是強姦殺人的死刑犯,從小被家暴、遺棄,帶著弟弟流落街頭,對世界有強烈巨大的恨。兩個截然不同的人在獄中相遇,一個求生不能,一個求死不得,這世界到底出了什麼問題?

 

 

閱讀孔枝泳的小說,就像韓國泡菜嗆辣而直接,只花一頁的時間描述風景就直接切入主題,她的小說如承載平台,承載社會的不公不義,眼睛關注弱勢小眾與陰暗角落,充滿濃濃的社會批判與關懷,如《熔爐》描寫光州聾啞學校性侵事件,以虛構的小說促使韓國社會改革,修正性侵害防治法,《我們的幸福時光》成書較早,寫於2005年,是作家私心最鍾愛的作品。

 

小說有理性剛硬的主題罪與罰,關於犯罪,是個人的錯或是整個社會都有責任;嚴肅主題背後有感性關於幸福認知的摸索,一剛一柔都直指人心,震撼之餘又兼在心頭縈繞久久不散。小說的兩個主人翁維貞與允秀就像反差的對照組,天上與人間,富貴與貧賤,卻同樣不幸福,人生也許要等到看見別人的不幸才能懂得自己的幸福,而幸福也許只是微小如手心傳遞的溫度,無法說出口。

 

隨著小說的腳步往下走,無可避免遇上懲罰vs.寬恕,甚至死刑存廢的議題,殺人償命,以牙還牙、以眼還眼?抑或當一個罪人悔改時,法律為什麼要殺死一個已經悔改的人?整本小說動之以情,說之以理,繩之以法。情令人感動,理令人沉重,而法難免有錯,當法有錯時,則令人無限遺憾,所謂聚九州之鐵不能鑄此一錯,大約就是這樣。

 

我們的幸福時光 우리들의 행복한 시간

作者:孔枝泳

譯者:邱敏瑤

麥田出版 20130105日發行

,

快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