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擊者:「你好,這裡是110。」

 

話說過年前夕,我的奇摩首頁顯示有一封新信,標題是:RE:過年在家偷偷……,標題太長沒有全文顯示,我直覺以為是賣A片的沒理它,隔天要刪除時竟然發現是「過年在家偷偷搶先讀《神秘的接線生故事》」的入選通知(倒),我笑到不行,還發噗(噗浪)說,以後試讀名字不要取得像過年在家偷偷看A片這樣啦(被編輯企劃踢飛),女性書友說那是男人才有的問題吧 XDDDDD!好吧,我思想邪惡,誰教我的信箱就掛在部落格上,任憑賣A片的取用,每天都收到奇奇怪怪的標題(無奈)。過年不在家偷偷看A片,看《聽擊者:「你好,這裡是110。」》(已改書名)。少年時,寒假裡過年前的冬夜,我看著金庸古龍的小說,聽著爸媽大掃除忙進忙出,忙著張羅祭祖拜拜的大菜(我們外省家庭規矩多很麻煩),書聲、武俠小說裡的刀劍聲、打掃聲、大人的吆喝聲、遠處傳來謝年的鞭炮聲,是我過年最溫馨懷念的記憶,讓心都暖了。

 

 

《聽擊者:「你好,這裡是110。」》是一本讓人感受到人世紛擾,又讓人打從心底溫暖的小書,內容是德國柏林110報案專線的真實現場,作者是第一線接聽電話、受理報案或任何大小事情的員警,由於德國警方規定擔任110專線的工作,得先有數年的街頭巡守經驗,看來作者身經百戰,接線員警還負責安排線上電話的救援調度,單位正式名稱是「警察勤務指揮中心」。柏林每天約有三千通報案電話,平均出動警力一千五百名。書本內容是作者親身經歷的點點滴滴。

 

 

原先看到《聽擊者:「你好,這裡是110。」》的簡介時,直覺想到《罪行》(Verbrechen),同樣來自德國。若是我說,《罪行》精采絕倫,十一篇短篇每一篇都讓人思考,說人性,在人性之前連法律都褪色了,或者應該這麼說,《罪行》是人心最深層,平常不易接觸到的機遇與故事,《聽擊者》是日常化,發生在你我身邊平日擔憂與煩心的事,而我們卻經常選擇漠視,轉過頭去;若說《罪行》是震撼,那《聽擊者》就是感動,一個故事就是一個人生的卑微,人是肉做的,我們其實沒有那麼強壯,比想像中還脆弱。 

 

書裡有多個故事,篇幅大多不長,不是整個故事的全貌,是接聽者聽到的片段,卻是整件事件中最衝突的部分,也許是自殺者發出的最後訊號,也許是被害者的求救,也許是傷人者動手前內心的煎熬,或是小孩的媽媽去天堂了,或小狗小貓走失,或世界突然崩塌、不知道怎麼面對(活下去),還有葡萄牙人的鄉愁、嚴重到讓他打110求救,或者根本就是打電話來罵警察出氣……

 

其中有一篇是《媽媽喝酒》,她很勇敢,幾乎已經用盡所有力氣,爸爸離開以後,媽媽非常非常傷心,她已經照顧弟弟妹妹兩年,她很害怕,要是不能再照顧弟弟妹妹,他們會被送去育幼院,「媽媽又很不明理,我要去買家庭用品,媽媽卻把錢拿去買她的東西……」。我問她年齡,她回答:「我13歲」,接著迅速補上,「不過我什麼都會做!」。

 

作者說,孩童放假時110專線都會塞爆。我其實喜歡這樣,不是鼓勵小孩打惡作劇電話,而是從小讓小孩知道有110求救專線,最好真實打過,對此不陌生,不是像我們小時候的教育,把打110電話視為非常嚴重的事。

 

我喜歡作者的態度,在某一篇裡他這麼說:我不擅長販賣自己不相信的商品。我思忖很多時候他必須先說服自己,然後才能開口說服別人,雖然有時以言語騙取信任,但那份真誠會讓一切都溶解。

 

聽擊者:「你好,這裡是110。」

110: Ein Bulle hört zu - Aus der Notrufzentrale der Polizei

作者:席德.約拿斯.古騰拉特 Cid Jonas Gutenrath

譯者:林硯芬

寂寞出版 20130425日發行

,

快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