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街的兩匹斑馬

 

對於現實,我一向非常務實,務實到近乎固執的態度,而且大概是從小時候就開始,記得小時候看電視看到武俠劇裡大俠被陷害含冤而死,眾人商量要如何替大俠收屍報仇,還他清白,我心中暗自嗤之以鼻,這重要嗎?反正人都死了,怎樣也無法改變事實,我不是冷漠,其實心裡難過得要命,可是就是如此務實,直到很久很久以後才體會到,縱然無法改變事實,還是可以做些什麼讓事情變得不一樣。後萊看了電影【美麗人生】,心中很震撼,原來可以這樣,一對被關在納粹集中營的猶太父子,爸爸騙5歲的兒子說他們正身處一個遊戲中,必須接受集中營的種種規矩以換得分數贏取最後大奬,沒有改變事實,卻改變了兒子的童年。這就是魔法吧,《30街的兩匹斑馬》正是一個關於魔法、關於人生的故事。

 

 

也許你當時有看到這則2009年真實發生的新聞,在烽火連天的加薩走廊,在世界各國因複雜政治因素選擇漠視、不願伸出援手的地方,動物園的斑馬因缺少糧食餓死了,動物園長決定用染髮劑把兩頭驢子漆成斑馬,孩子們看到「斑馬」,仍然十分開心,他們假裝被騙卻更開心,大人也開心,大家都開心了。這就是我說可以做些什麼讓事情變得不一樣,縱然無法改變事情的本質,可是面貌變得完全不同,這魔法也許要經歷人生困境的人才懂。

 

 

30街的兩匹斑馬》小說內容描述正值迷惑、處在人生困頓時期的戰地記者,偶然來到動物園,看到後感動不已寫下這則新聞,在世界他處柏林、巴黎、紐約,過另一種面貌另一種人生的陌生人,包含企管顧問、天才女畫家、性情火爆的女DJ、還有主筆戰地記者、動物園長,因為這則新聞意外相遇或重逢,直接或間接改變了他們的人生面貌。也許人生本質從來沒有改變,可是我們真的可以改變人生的面貌。

 

 

如果有一天,長大後的孩子如我走進這間「歡樂動物園」,我會忍不住大笑,然後說,嘿嘿從來沒有看過這麼「醜」的斑馬。經過許多年,許多事改變了,美醜在我心中也有不同的定義,務實又固執的小孩漸漸開始懂,魔法不是什麼驚天動地的改變,只是像一些比如說把斑馬變得這麼「醜」,而且叫起來像驢子的這種小事。現實可以如此魔幻,魔幻可以如此現實,我們也許不能改變人生的本質,但是可以改變人生的面貌,歡樂可以改變一切,歡樂是人生真正的魔法。

 

笑一笑,反正我們都會死,世界既糟糕又哀傷,一開始就很糟,而且愈來愈糟(這是本質),既然連斑馬都可以叫起來像驢子,那我們為何不能大聲歡笑(這是面貌)。

 

葛雷安.葛林(Graham Greene)的小說《喜劇演員》最後,醫生臨終前寫了封信:請你當作是一個垂死者臨終的懇求--如果你曾拋棄一個信仰, 請不要拋棄所有的信仰。你必能找到一個信仰來取代你失去的信仰,也許那原是同一個信仰,只是面貌不同而已。

 

30街的兩匹斑馬 Deux zebres sur la 30e Rue

作者:馬克.米榭-阿瑪德利 Marc Michel-Amadry

譯者:尉遲秀 

讀癮出版 20130320日發行

,

快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