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的眼睛

 

如果有一本女版《少年小樹之歌》,那大概像《老虎的眼睛》(Tiger Eyes)的滋味,這本小說是美國籍作者茱蒂.布倫(Judy Blume1981年的經典作品,翻開小說你會和我一樣隨著情節回到乾淨、單純的年代,重拾純粹的感覺,找回純真的感情。

 

 

仔細回想,我們其實不是隨著光陰荏苒長大,而是因為某件事情發生,「幻滅是成長的開始」這句話一點都沒錯,因為那件事我們才真正長大,告別童年,意識到生命的現實與殘忍,認真對自己負責,再不能撒賴,不容許自己依靠誰。那件事可能是某種重大挫敗、或失戀、或親人驟逝,對15歲的小說主角戴維來說,那件事是爸爸在自家雜貨店裡遇見搶劫意外身亡,戴維強迫成長,在悲傷中面對世界,也面對自己。

 

 

悲傷中戴維和媽媽、7歲的弟弟傑森離開家鄉大西洋城,來到貝琪姑媽居住的新墨西哥州暫住,遠離傷痛展開新生活。新生活彷彿是世界的縮影,點點滴滴在戴維的心頭,對家鄉朋友的思念,對新朋友「小狼」的微妙感情,自稱「老虎」的戴維有雙悲傷的眼睛,在悲傷、失去之後,能否對世界有美好人生的憧憬。

 

 

15歲的少女戴維面對心中深刻的傷痛,但悲傷與新生活彷彿給戴維一個新視角,重新看待這世界,重新體會熟悉的事物,當心中的憤怒消失,悲傷與新世界逐漸融合時,熟悉的事物似乎有了新的意義,延伸出新的角度,展現新力量,讓戴維堅強的往前走,對人生有不同的憧憬。我喜歡作者的構思,離開傷心地彷彿讓悲傷暫時凍結,賦予戴維一個新視角,用少女最純真的感受面對悲傷,同時面對新世界,用最單純的感覺消化悲傷,消化世界,賦予新意義,簡單、單純卻呈現深刻的感情。

 

 

面對悲傷,在悲傷中重新站起來,一向是文學小說喜歡處理的主題,但在成人世界裡往往摻雜太多情緒,有時讓人分不清是情緒還是感情,還有許多現實麻煩和惱人的功利層面,必須壓抑情感,麻木不仁地生活工作呼吸,自以為是金剛不壞之身,另一面也許傷痕累累,不知如何面對感情,轉而尋求另一種更強烈刺激的感覺(憤怒、狂歡狂喜)來代替。當感情變得混淆複雜時,《老虎的眼睛》帶我們回到一切開始的地方,感情剛剛萌芽,重回本質,直視悲傷,閱讀時我們呼喚心中的少年,看著他,叮嚀他慢慢爬起來往前走,因為檢視,有了力量的強度深度,《老虎的眼睛》也是埋藏悲傷的地方,這裡有我們不願意與別人分享的幽暗光線,還有單純的感動。

 

老虎的眼睛 Tiger Eyes

作者:茱蒂.布倫 Judy Blume

譯者:王心瑩

遠流出版 20131001日發行

,

快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