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BAR偵探:打給那位偵探的電話

 

想看一本推理小說的理由為何?對推理書迷如我來說,想閱讀《泡BAR偵探》的原因是因為想看北海道風情,想看謀殺在雪國,想看偵探遊走在北海道札幌,作者東直己的「BAR偵探」──薄野偵探(ススキノ探偵)系列正是道地的北海道札幌偵探。

 

 

《泡BAR偵探:打給那位偵探的電話》是「薄野偵探系列」第二作,先做點前情提要,讓讀者容易進入狀況:「我」是小說主角,在札幌開了一家「薄野萬事代辦公司」的一人公司,喝醉時患有「失憶症」,經常對著陌生酒友、偶遇對象丟出「KELLER酒吧」的火柴,說我每晚都在這喝酒,有事打電話來,但隔天就忘了。近來以撲克牌博奕(賭博)為主要收入來源。 

 

小說內容描述:「我」依照慣例晚上在「KELLER酒吧」會狐群狗黨,喝點小酒,接到一位自稱「近藤京子」的神秘女子打電話來,委託拜訪某家公司的社長,問對方「去年的八月二十一日晚上,刈田人在哪裡?」,沒想到回程時被人推下鐵軌,遭嚴重警告,「我」震驚不已,神秘的近藤京子仍像沒事般繼續打電話來委託。事有蹊蹺,「我」暗自調查「刈田和八月二十一日發生何事」,沒想到竟扯出一連串手段殘忍的黑道、冒用死人名諱的女人、可疑的縱火事件

 

 

《泡BAR偵探:打給那位偵探的電話》是冷硬派偵探小說。每晚泡在酒吧的偵探,咦?很容易讓人聯想到卜洛克筆下的馬修.史卡德,但不一像,不像馬修從一個酒吧流浪到另一個酒吧,困在存在主義裡,主角「我」卜洛克筆下「雅賊系列」的柏尼.羅登拔,屬幽默調性,走歡樂路線,喜歡打嘴砲,讀者可以把《泡BAR偵探》主角想成「馬修.史卡德和雅賊柏尼.羅登拔的綜合體」,好歡樂呀!兩大名偵探的綜合體,閱讀時我也笑了 

 

雖然格調輕鬆,但漸漸深入社會黑暗面,以冷硬派的筆調走進社會派的議題,不願意搬遷的「釘子戶」遭縱火出人命,事關黑道暴力團,牽涉極右派組織,警察調查不出結果,媒體迴避不敢報導,小老百姓無可奈何,正義靠「半調子泡BAR偵探」不知死活出頭維護,小說表現典型冷硬派嘲諷格局(嘴賤)。我喜歡小說裡同時看見歡笑與黑暗,以歡笑嘲弄黑暗,薄野是日本北海道札幌市中央區著名的紅燈區,被稱為「日本三大紅燈區」(日本3大歡樂街)之一,「薄野偵探」不辜負北海道歡樂街的美名,同時有冰冷冷的雪和火辣辣的正義。 

 

從另一端看小說,《泡BAR偵探:打給那位偵探的電話》是白雪下,嗆辣得讓人熱淚盈眶的「愛の復仇劇」,已改編成電影【札幌婚殺事件】;小說內容有大量對話,由對話組成劇情敘述,這大約接近傳說中「電報體」,讀者可以品一品這類型書寫方式。

 

BAR偵探:打給那位偵探的電話 バーにかかってきた電話 

作者:東直己 

譯者:阿夜 

獨步文化出版 2014/03/01發行

,

快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