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

 

《完美》是英國女作者蕾秋.喬伊斯(Rachel Joyce)繼首作《一個人的朝聖》之後第二本小說,第一本小說作者以堅固而巨大的主題貫穿,支撐整本小說,第二本已不需要,作者已經可以自在細膩寫意地揮灑,《完美》有複雜的層次與面向,如光與影同時存在於文學的靜物畫,文筆嫻熟,小說成熟而完整,對我來說,喜歡《完美》多於首作。

 

一九七二年,因地球運轉和時間無法配合,全球時間多加了兩秒鐘,這讓十一歲的小男孩拜倫非常困惑,時間怎麼會平白無故多出兩秒,一定是這多出的兩秒鐘害媽媽黛安娜發生意外。為了保護媽媽,拜倫和最好的朋友詹姆斯想出一個完美計畫,沒想到事情卻往完全不同的方向行進,一定是那多出的兩秒鐘讓完美崩壞;因為精神療養院關門,吉姆被迫離開,他在咖啡店打工,靠每天重複二十一次的儀式保護自己,他想像正常人一樣交朋友、認識女孩,怪異的他和世界格格不入。小說以雙線雙主軸敘述。

 

《完美》不侷限單一主題,充滿文學性與層次感,閱讀時讀者可以從不同面向欣賞與解讀,投射自我感情,看見批判,從中找到慰藉與感動。小說主軸是拜倫的母親黛安娜,她嫁給大她十五歲的丈夫,從下層社會走進上流階層,先生忙於工作,她盡心盡力扮演完美妻子與完美母親的角色,在所有人眼中幾乎是完美的代名詞,但代價是寂寞與苦悶,那次意外讓她產生愧疚與虧欠感,她想彌補,但對方狡猾地利用她的友誼與慈悲。每回看小說看到這樣的情節總讓我特別心痛,心存慈悲與善念反而變成弱點,受到傷害,難道要鐵石心腸,不付出不心軟不受傷不被人利用?也許同情心應該花在刀口上,情節隱隱約約表現階級意識,上層社會的冷漠vs.下層社會的狡猾,不是刻板印象,而是人性的弱點。而世界上總有善良如黛安娜,她像誤闖叢林的小白兔,被上流社會的枯燥冷漠和教條所困,這讓我聯想到黛安納王妃,她何嘗不是誤闖英國皇室的小白兔,世人喜歡她,記得她的美好,不忍苛責,一如小說裡的媽媽黛安娜。

 

媽媽總是說拜倫是愛擔心的小男孩,他保護媽媽,一切錯誤都責怪自己,全書沒有從黛安娜的視度敘述,而是小男孩拜倫眼中的世界,世界如謎無法控制,小男孩盡全力挽回世界崩壞,小說像拜倫寫給媽媽的情書

 

作者蕾秋的兩本小說都以救贖為主題,不同於日系療癒小說風格,比較接近過去所謂文學撫慰人心的說法,讀者會在某個閱讀片段找到自己,或許是小男孩拜倫的擔心,或許是如一首詩的黛安娜,或許是吉姆的怪異與崩壞,或許是世界的脆弱,而完美其實不存在。

 

延伸閱讀:讀蕾秋.喬伊斯《一個人的朝聖》

 

完美 Perfect 

作者:蕾秋.喬伊斯 Rachel Joyce 

譯者:張琰 

馬可孛羅出版 20140605日發行

,

快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