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世界毀滅了,你會執著什麼?《寂地》是一本關於世界末日之書,作者處理的不是世界末日的原因或解決之道,那是科幻小說的範疇,作者處理的是世界末日之後的心境、情感、與孤寂,從文學的角度描述,世界荒涼,人性荒蕪,但內心仍有執念,仍然思念,仍未忘情,內在的溫柔對比外在的冷清寂寞,一點殺戮與殘酷,作為生存的必要之惡,而情感流轉如同詩的行板,眾弦俱寂,花自飄零,世界末日之後是寂地。

 

《寂地》是散文體小說,內容描述在一場幾乎使全人類滅亡的致命流感之後,席格是極少數倖存著,他與班格利佔領廢棄的小機場為基地,實際上更像席格與狗狗賈斯伯作伴。兩人一狗各司其職,我(席格)飛,他(班格利)殺,賈斯伯吠,席格駕駛塞斯納小飛機(代號大鳥)偵查,班格利負責殲滅來襲的掠奪者,狗狗賈斯伯不只吠,還充當大鳥的副駕駛。一人一狗,翱翔在世界末日之後的天空,周遭無盡荒涼……。

 

 

散文體小說的特色是小說和散文體裁互相結合、互涉、滲透,形成的散文化的小說文體,有大量的獨白,《寂地》不僅跨越小說散文,更走進詩的意境,全書充滿畫面美感、詩意,反差對比,層次豐富,孤寂靜謐而華麗,過去喧嘩與現在蕭索分居天平兩端,作者娓娓訴說,真摯動人,背景卻是無比荒涼的世界末日。末日之後,你思念誰?如何安置自己的心?面對情感?期待未來?這是作者對付的課題。席格思念亡妻,心碎不已,過去彷彿一幅印象派的畫,色彩暈染,現在彷彿世界末日的「湖濱散記」與魯賓遜的孤島,孤寂冷清,一人一狗,一飲一啄,情感流轉,內心爭辯,作者寫意,得意,會意,讓讀者走進書中的情境心領神會,低吟思索,而世界末日危機彷彿中年危機+信仰危機,我們不全然陌生。

 

方圓百里僅存的兩人席格與班格利,恰好是生存模式相左的對照組,班格利眼裡,任何走動的東西都只有死路一條,那是原則的問題,任何條件下先殺再說,席格的原則是讓訪客多活一分鐘證明他們人性尚存,因為人性本善,而班格利說談判籌碼就是自己的那條命。你會如何選擇,如班格利活下去卻踏上全然的孤獨?或賭上性命求不再孤單?(席格對狗狗賈斯伯說,我們是哲學家。) 

僅存的兩位共生者卻存在分裂,既合作又分裂,這是意識形態問題,大到全世界,小到兩人之間,都存在意識形態問題,讓人莞爾又悲傷。 

 

《寂地》的流轉遞嬗充滿詩意: 

我們一路同行 

如今你將成為道路 

我會走下去 

走下去 

走過你的道路  

 

書末作者引用他最喜歡的詩人李商隱的詩: 

             君問歸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漲秋池,

             何當共剪西窗燭,卻話巴山夜雨時。 

 

對於未來他仍有期待,期待卻話巴山夜雨時,訴說這一路顛簸與忐忑的心情。

 

 

後記《寂地》是精裝本,閱讀時拿在手上質感非常好,書衣如剪貼表達一人一狗一大鳥的飛翔與寂寞,內封是硬板牛皮紙,如內容般雋永,我很喜歡。(圖片:博客來)

 

 

寂地 The Dog Stars 

作者:彼德.海勒 Peter Heller 

譯者:李昕彥 

凱特文化出版 2014/11/12發行 

,

快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