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亨利說,殺人比撒謊容易》是一本犯罪小說,犯罪小說是推理小說的一個子類別,描述的觀點來到天秤另一端──犯罪者,以罪犯的角度架構小說,形成與解謎相反的推理風景,訴求謎題設計與詭計。作者沙夏.亞蘭果(Sascha Arango)是德國經典警探電視劇Tatort(犯罪現場)的王牌編劇,熟悉推理與犯罪的主題和細節,本書是他人生行至半百後,首次跨界書寫推理小說。 

 

小說內容描述亨利是功成名就的暢銷小說作家,擁有眾多粉絲和令人稱羨的文壇地位,過著游刃有餘又如隱士般的假面生活。某日,他的情婦(也是他的編輯)懷孕,他有三種選擇,1殺掉情婦,2謀殺妻子,3乾脆殺了自己,他已經厭倦繼續說謊。一件事導致另一件事,一個謊言觸發另一個謊言,一個面向轉換另一個面向,真實世界彷彿變成筆下虛構的小說情節,亨利是唯一洞悉全局的導演,他設計劇情卻又陰錯陽差,真真假假,真實的人生彷彿變成虛構的角色,虛構的角色彷彿變成真實的人生,警探能識破亨利的陰謀,替屍體伸張正義?或是亨利的詭計能得逞?

 

 

艾可大師(Umberto Eco)曾經說,大家之所以喜歡看偵探小說,是因為警匪小說是一個假設故事,而且十分純粹。我不能同意更多了,我們在純粹的假設裡享受故事帶來的樂趣,無關批判,無關其它,邏輯、哲學、心理、科學分析、醫學診斷,都是假設,我們享受以假設延伸的面向,享受其中的人性糾結、轉折、謎題與詭計,感受人生的變奏曲。在《亨利說,殺人比撒謊容易》裡,謎題由謊言組成,謊言與真相交織成迷宮,讓所有的人迷失。亨利的存在是一個謊言,他必須說服別人,也說服自己,他是不可靠的敘事者,冷靜、內斂、有魅力,卻又充滿謊言、誤導,甚至還有許多黑色幽默與生活箴言,亨利帶著一種古怪的魅力,在這古怪樂趣的牽引下,讀者不知不覺傾向犯罪者,尤其當知道他曾經經歷遭遺棄的童年後,情感上容易同情他認同他,看他獨自面對人生種種困難,甚至希望他的詭計能得逞。沒錯,亨利冷血、算計、利己主義,但不是為殺人而殺人,更像是糾結的人性與隱藏其中的黑暗面,讀者可以好好品味小說裡的人性(亨利有反英雄氣質)。生活將你雕塑成什麼樣子?你對世界說謊,或世界對你說謊,或者兩者皆是,世界同時存在於謊言與真相之上。

 

亨利與妻子瑪莎真是絕配,是超級反差對比,前者絕對謊言,後者絕對真實,情婦貝媞出現打破了平衡,貝媞又是另一種類型,美麗而帶侵略性,稍微帶點剽悍的堅強,三種不同個性糾葛,帶來許多閱讀樂趣。

 

 

一般來說,由編劇改行寫小說的作家有個根深蒂固的特色,故事好,但寫成小說不一定精彩,經常鉅細靡遺的描述每一個動作,行文用詞拖沓,讓讀者失去耐性,彷彿表演鏡頭的運鏡與分鏡,但那是劇本,不是小說,小說不同於劇本。本書作者不同,知道小說是演示,不是解釋,知道小說的味道,由角色塑造與布局入手,簡約而餘味悠長,毋寧更有文學的感受。 

閱讀《亨利說,殺人比撒謊容易》,讓我想到派翠西亞.海史密斯(Patricia Highsmith)的《天才雷普利》,我是海史密斯的書迷,5本雷普利都看了,亨利像中期的雷普利,不是初期粉墨登場,野心勃勃的雷普利,兩者都是頂尖的犯罪小說,黑暗而幽微,道盡人性。葛蘭安.葛林(Graham Greene)這麼說海史密斯:「她屬於自創一個世界的作家,那個世界幽閉而非理性,每次我們步入其中,都不由得感到危險」,這句話我同樣給作者沙夏.亞蘭果,為步入其中的危險喝采

 

亨利說,殺人比撒謊容易 Die Wahrheit und andere Lügen 

作者:沙夏.亞蘭果 Sascha Arango 

譯者:薛宇桐 

商周出版 201508月01日發行 

,

快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