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魘 [張愛玲典藏新版]

 

所謂文學天才,其實很渺茫,真的很難說,直到看了張愛玲的《紅樓夢魘》,才相信這就是文學天才,當然她也下足了功夫,在美國的晚年生活放在兩件事情上:一是研究《紅樓夢》,二是翻譯《海上花列傳》。她說:十年一覺迷考據,贏得紅樓夢魘名。

 

張愛玲不玩考證,也不是理論家,就是看各種年代、不同版本的古本《紅樓夢》,仔細爬梳,從古早版本少了幾個字,而後的版本多了幾個字之間,從江南吳語改成北京用詞之流,從曹雪芹於悼紅軒中披閱十載,增删五次之際,從題材先後,告訴你作者的寫作痕跡,故事的條理脈絡,如何成形,如何添加,如何分化,真真唬了我一跳,世間怎麼會有女子冰雪聰明至此。

 

我心有同感,張愛玲說:寶玉大致是脂硯的畫像,但是個性中也有作者的成分在內。他們共同的生活背景與一些紀實的細節都用了進去,也間或有作者的親身經驗,如出(大觀)園與襲人出嫁,…金釧兒從晴雯脫化出來的經過,也就是創造的過程。…如麝月實有其人。紅樓夢是創作,不是自傳性小說。

 

關於《紅樓夢》結局探佚,最難解釋的是史湘雲的結局,所有紅學家的探佚都不能讓我滿意,原因是史湘雲判詞:

富貴又何為?襁褓之間父母違;展眼弔斜暉,湘江水逝楚雲飛。後兩句說明史湘雲婚後好景不長,轉眼之間夫妻離散。

紅樓夢十二曲《樂中悲》也描述,雖嫁得才貌仙郎,終久是雲散高唐,水涸湘江。因為所嫁之衛若蘭婚後早喪。 衛若蘭這號人物只在八十回正文出現一次,是在十四回秦氏出殯時名列送殯的諸王孫公子之中。脂硯齋在三十一回回後總評:後數十回若蘭在射圃所佩之麒麟正此麒麟也。(看來是寶玉送衛若蘭)

但在三十一回回目標明:因麒麟伏白首雙星。似乎又暗示史湘雲與賈寶玉晚年結合。寶玉晚年豈能在黛玉病死,襲人出嫁,又得寶釵之妻、麝月之婢,然而又棄而為僧,「懸崖撒手」當和尚,然後又與史湘雲白首雙星,白頭偕老。

脂批二十六回批:惜「衛若蘭射圃」文字迷失無稿,嘆嘆!因為稿子迷失,所有人都一頭霧水,說不通,所有的紅學家也解釋不清楚,只有張愛玲的說法能讓我信服,她說顯然早本有個時期寫寶玉湘雲同偕白首,後來結局改了,於是第三十一回回目改為「拾麒麟侍兒論陰陽」(見乾隆抄本百二十回紅樓夢稿本),但是不愜意,還是把原來的回目保留下來。張愛玲分析《紅樓夢》的故事形成,史湘雲出現得比黛玉寶釵早,原有黛玉來之前,湘雲小時候長住賈家,與寶玉跟著賈母住一間房,後來都刪掉了(二十一回脂批:前文黛玉未來時,湘雲、寶玉則隨賈母。)。我推測湘雲最後並沒有與寶玉同偕白首,因為黛玉寶釵出現,主角定格,只能釵黛,小說路線以此修正。

第一回的「說什麽脂正濃,粉正香,如何兩鬢又成霜」?脂硯齋明說是指寶釵、湘雲一干人。下一句「昨日黃土隴頭送白骨」,指黛玉、晴雯一干人。湘雲應是寡居終老,紅樓夢是群芳髓(碎),千紅一窟(哭),萬艷同杯(悲)。

 

關於結局,一說黛玉病死,寶釵嫁給寶玉後難產而死,寶玉貧困,遇見早寡、沿街乞食的湘雲,兩人晚年相遇,風雪夜相擁而泣。張愛玲評這是最早,最接近家敗後事實真相的版本,充滿現實的慘痛;一說黛玉病死,寶釵嫁給寶玉後,寶玉出家,隨一僧一道仙化而去,重歸青埂峰下。張愛玲評這一結局將寶玉黛玉回歸開局神話的範疇,有美感有光彩,但削弱了悲劇性。兩個版本對應一真一假,姑且用這兩個結局作代表,有人喜歡真,有人喜歡假;有人喜歡入世的現實悲劇,有人喜歡出世的神話圓滿。…其他種種後人所說的結局版本,張愛玲皆有說法,絲絲入扣。正是:

情切切良宵「張」解語 意綿綿靜日玉生香。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快雪 閱讀誌

快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