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觀紅樓(綜論卷)

 

對於小說讀者來說,看《紅樓夢》不會嚴重到去研究紅學,但平心而論紅樓夢已成書260多年,確實與我們所處的年代有很大隔閡,怎麼去看待這部如同百科全書的巨著,如何去看寫在中華文化最顛峰最璀璨時的顛峰之作,我很喜歡歐麗娟老師所說「看的方式」影響了深度與視野。必須重回作者所處的時代、價值觀,才能讀懂《紅樓夢》。

 

首先作者是旗人,旗人是文化上的概念,滿人是血統上的概念,必須從滿清貴族世家的視角來看,本書是中國有史以來唯一由貴族世家子第所寫的小說,行為舉止都受世家家風與禮教薰陶,主旨是「無材可與補蒼天」的懺悔,副標題是「又向荒唐演大荒」的個人追憶。第二,必須從文化傳承的角度與視野來看,紅樓夢是總結傳統文化的百科全書,必須以文化傳承的角度一以貫之來看,才能得讀懂,全方位解讀《紅樓夢》的邏輯與思想。

 

另外也特別喜歡歐麗娟老師談後四十回的讀法:千萬不要讀,千萬不要讀。並不是說續書絕對不好,因為續書有一些情節方面的改造與不恰當的延續,以至於如果把它當作紅樓夢的整體來看待,很容易受它影響,造成先入為主,一旦先入為主,又會積重難返,反而影響前八十回的閱讀。把前八十回多看幾次,反覆看,讀清楚,立定主軸,掌握細節,不至於受影響,再去看後四十回。

 

所謂紅學研究,一般讀者如我輩看兩本足矣(談典故者另說)。

一是歐麗娟之《大觀紅樓》。

一是張愛玲之《紅樓夢魘》。

 

 

關於《紅樓夢》結局,有學者根據八十回的暗示與脂批所言,歸納八十回後的情節大綱,順序應為:

賈府抄家→寶玉入獄→黛玉憂思而亡→二寶聯姻→寶玉出家。

 

以下是脂批談及八十回後情節的內容:

十八回元妃點戲。脂批:

第一齣《豪宴》(《一捧雪》中伏賈家之敗。)

第二齣《乞巧》(《長生殿》中伏元妃之死。)

第三齣《仙緣》(《邯鄲夢》中伏甄寶玉送玉。)

第四齣《離魂》(《牡丹亭》中伏黛玉死。所點之戲劇伏四事,乃通部書之大過節、大關鍵。)

 

寶玉入獄,茜雪、紅玉、賈芸、襲人探監撫慰(相救):

脂批二十回:茜雪至「獄神廟」方呈正文。襲人正文標目曰「花襲人有始有終」,余只見有一次謄清時,與「獄神廟慰寶玉」等五六稿,被借閱者迷失,嘆嘆!

脂批二十六回:「獄神廟」紅玉、茜雪一大回文字惜迷失無稿。

脂批二十四回:「醉金剛」一回文字,伏芸哥仗義探庵(監)。

脂批二十四回:此人(賈芸)後來榮府事敗,必有一番作為。

脂批二十七回:鳳姐用小紅(紅玉),可知晴雯等埋沒其人久矣,無怪有私心私情。且紅玉後有寶玉大得力處,此於千里外伏線也。

脂批二十七回:紅玉今日方遂心如意,卻為寶玉後伏線。

脂批二十七回:此系未見「抄沒」、「獄神廟」諸事,故有是批。

 

寶玉娶寶釵:

脂批二十回:妙極!凡寶玉、寶釵正閑相遇時,非黛玉來,即湘雲來,是恐洩漏文章之精華也。若不如此,則寶玉久坐忘情,必被寶卿見棄,杜絕後文成其夫婦時無可談舊之情,有何趣味哉?

脂批二十一回:寶玉有此世人莫忍為之毒,故後文方有「懸崖撒手」一回。若他人得「寶釵之妻」、麝月之婢,豈能棄而為僧哉?此寶玉一生偏僻處。

 

寶玉落魄:

脂批十九回:補明寶玉自幼何等嬌貴,以此一句留與下部後數十回「寒冬噎酸虀,雪夜圍破氈」等處對看,可為後生過分之戒。嘆嘆!

 

寶玉出家:

脂批二十一回:寶玉有此世人莫忍為之毒,故後文方有「懸崖撒手」一回。若他人得寶釵之妻、麝月之婢,豈能棄而為「僧」哉?此寶玉一生偏僻處。

 

襲人結局:

襲人真有其人。襲人判詞:堪羡優伶有福,誰知公子無緣(脂批:罵死寶玉,卻是自悔)。結局嫁蔣玉菡。襲人與黛玉同一天生日(2月12日),不論書裡或真實生活皆不可小覷寶玉對襲人的感情。

脂批二十回:襲人出嫁之後,寶玉、寶釵身邊還有一人,雖不及襲人周到,亦可免微嫌小弊等患,方不負寶釵之為人也。故襲人出嫁後云「好歹留著麝月」一語,寶玉便依從此話。可見襲人雖去實未去也。

脂批二十八回:茜香羅、紅麝串寫於一回,蓋琪官(蔣玉菡)雖系優人,後回與襲人供奉玉兄寶卿得同終始者,非泛泛之文也。(花襲人有始有終)

 

麝月結局:

麝月真有其人。麝月在六十三回花簽抽到「開到荼糜花事了」,表示她是留在寶玉身邊的最後一人。張愛玲說曹雪芹寫書,縫釘稿本該是麝月名下的工作。

脂批二十一回:寶玉有此世人莫忍為之毒,故後文方有「懸崖撒手」一回。若他人得寶釵之妻、「麝月之婢」,豈能棄而為僧哉?此寶玉一生偏僻處。

 

史湘雲結局:(嫁衛若蘭)

脂批三十一回:後數十回若蘭在射圃所佩之麒麟正此麒麟也。提綱伏於此回中,所謂「草蛇灰線,在千里之外」。

脂批二十六回:惜「衛若蘭射圃」文字迷失無稿,嘆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快雪 閱讀誌

快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