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查詢
點擊右邊→ 文章分類→點擊 瀏覽方式→選擇 標題列表→即可查看分類全部文章連結。

紅樓夢.jpg

 

少年讀《紅樓夢》,喜歡林黛玉、晴雯,因至情至性。

中年讀《紅樓夢》,喜歡薛寶釵、襲人、麝月,因發於情止於禮。

老年讀《紅樓夢》,喜歡史湘雲,因天真浪漫兼豪爽。

不論何時皆憐香菱,原名甄英蓮(真應憐),改名香菱(相憐),還是相憐。

 

魯迅說得好,經學家在《紅樓夢》裡看見《易》,道學家看見淫,才子看見纏綿,革命家看見排滿,流言家看見宮闈秘事。我補充在不同年齡、不同階段看到的也不一樣,真有「少年聽雨歌樓上,壯年聽雨客舟中,而今聽雨僧廬下」的味道,也感受從喜歡黛玉過渡到喜歡寶釵。黛玉惹人憐,寶釵溫潤如玉。寶玉和黛玉近中遠,寶玉和寶釵遠中近。

 

寶玉的怡紅院裡襲人、晴雯、麝月這三個丫頭,論性情好,溫柔可人是襲人與麝月,論動人心魄是晴雯。脂硯齋解釋:但觀者凡見晴雯諸人則惡之,何愚也哉!要知自古及今,愈是尤物,其猜忌愈甚。若一味渾厚大量涵養,則有何可令人憐愛護惜哉?故觀書諸君子,不必惡晴雯,正該感晴雯金閨繡閣中生色方是。

賈府的規矩,凡爺們大了,未娶親之先都先放兩個人伏侍的(妾)。襲人、晴雯是賈母給寶玉的,賈母的心思將來是要給寶玉收房當妾,寶玉也是這麼想。只是沒料到後來晴雯被逐,俏丫鬟抱屈夭風流,襲人又出嫁;麝月花簽抽到「開到荼糜花事了」(詩句又美又感傷),是留在寶玉身邊的最後一人。寶玉的心思將來黛玉、襲人是要和他一起死的(廝守終生),所以黛玉與襲人同一天生日(2月12日)。

 

 

談脂硯齋的脂批,除了與作者相同的生活背景,從生活經歷提點、揭示寫作手法、和提供八十回後的線索之外,在二十一回的回前批,有客題詩:

自執金矛又執戈,自相戕戮自張羅。茜紗公子情無限,脂硯先生恨幾多。

姑且不論是否是作者自立自破的筆法,紅樓夢看到深處真的會感受脂硯齋與曹雪芹打筆仗,一邊是茜紗公子(寶玉)情無限,另一邊是脂硯先生恨幾多,兩種相反的感受相互作用,交乘,煎熬,就像甜與苦兩種滋味同時在嘴裡,一邊愈甜,一邊則愈苦;一邊愈苦,一邊則愈甜,互相提味,互相鍛鍊,把閱讀的層次向上提升,把深刻的感受向上昇華,彷彿無形的張力,形成複雜多層次的閱讀,非常精彩。

 

十八回元妃省親,賈府買了十二個小戲子,脂批:按近之俗語云:「寧養千軍,不養一戲」。蓋甚言優伶之不可養之意也。大抵一班之中,此一人技業稍出眾,此一人則拿腔作勢,轄眾恃能,種種可惡,使主人逐之不捨,責之不可,雖欲不憐而實不能不憐,雖欲不愛而實不能不愛。余歷梨園弟子廣矣,各各皆然。亦曾與慣養梨園諸世家兄弟談議及此,眾皆知其事而皆不能言。

曹雪芹的祖父曹寅養過戲班,精於此道,還創作戲曲,脂硯齋心有所感點評,寧願養千軍在家裡,也不養一戲班,個中滋味,娓娓道來,實在有趣。

 

 

我其實看不懂《紅樓夢》描述姑娘丫頭的服飾穿著,所以看張愛玲的書時就特別注意看她怎麼說,她是民國初人,應該看得懂,誰知她也不看,就閒話一句還是金瓶梅裡的打扮。她倒是仔細看對黛玉的描述,說:寫黛玉,就連面貌也幾乎純是神情,唯一具體的是「薄面含嗔」的「薄面」二字。通身沒有一點細節,只是一種姿態,一個聲音。

紅樓夢描述湘雲是「蜂腰猿背,鶴勢螂形」,我也不懂,她解釋是極言細高個子,長腿。

 

十七回老爺賈政罵寶玉「管窺蠡測」。二十七回賈政說寶玉「作賤綾羅」。

二十二回黛玉笑道:寶玉,我問你,至貴者是「寶」,至堅者是「玉」。爾有何貴?爾有何堅?

 

第五十一回,麝月笑道:你們兩個別睡,說著話兒,我出去走走回來。這裡的「出去走走」是滿州話,意思是出去解手。《滿合辭典》:tule一詞指「外面」,genembi是「行、去」之動作,合而為字面意「走去外面」的 tule genembi,是用來表示出恭的片語。通篇小說用詞,「家人」是僕人的意思。說「周瑞家的」「林之孝家的」,指妻子,原意是滿州話包衣,家裡的人的意思。六十三回,他也不是好意的,通篇小說不是好意是南京話不是故意的意思。南北話都有。

 

看到六十多回,尤二姐尤三姐二尤物出場,可以看到金瓶梅的味道,不只金瓶梅,還有水滸傳的味道,脂批二十六回:前回(醉金剛)倪二、(馮)紫英、(柳)湘蓮、(蔣)玉菡四樣俠文皆得傳真寫照之筆。這四人是「紅樓四俠」,頗期待八十回後寶玉落魄江湖,若能與四俠有一番遭遇,必定精彩。

 

 

《紅樓夢》八十回一共寫了十五年(一說十六年),黛玉進賈府時7歲,寶釵進賈府時10歲,當時寶玉8歲。寶玉大黛玉1歲,寶釵又大寶玉2歲。香菱、襲人、晴雯、寶釵同年。續書寫寶玉出家時19歲,續書四十回終賈政說,豈知寶玉是下凡歷劫的,竟哄了老太太19年。

續書評價褒貶不一(續書與八十回不是一整體,參考即可),我非常不能理解續書為何對襲人這般苛刻,襲人是按大家禮法行事,書裡清楚載明她並非告密者,不必如此苛刻。脂批透露八十回後原書真意是「花襲人有始有終」。

關於寶玉與釵、黛之間,我有一個想法,寶玉是神瑛侍者,他與黛玉是「木石前盟」,通靈寶玉(不是賈寶玉)與寶釵是「金玉良姻」。此恨不關風與月。

脂硯齋評:黛玉一生是聰明所誤,寶玉是多事所誤(多情曰多事),阿鳳是機心所誤,寶釵是博識所誤,湘雲是自愛所誤,襲人是好勝所誤。

 

《紅樓夢》主旨是石頭「無材可與補蒼天」的懺悔,副標題是「又向荒唐演大荒」的追憶,曹雪芹極力描述大觀園是為建立人間仙境——追憶青春,但大觀園終究會從仙境落入塵間。脂硯齋十八回批:觀者則為大觀園費盡精神,余則為若筆墨卻只因一個葬花塚。意思是作者費盡精神氣力描寫大觀園,只為黛玉葬花。說明理想終會幻滅,大觀園裡國色天香的姑娘丫頭終會散去,青春終會老去,風流終被風吹雨打去。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乾淨!

 

關於結局,八十回後失傳,沒有結局有一種開放結局的味道,任憑世人想像。但論來只能有兩種結局,恰好一真一假對應全書,真的是賈府衰敗,樹倒猢猻散的現實悲劇,假的是寶玉出家成仙,絳珠草重回天上的神話,也許人間悲劇需要神話來圓滿,現實慘痛需要藝術來昇華,這也符合中國人的個性。

 

延伸閱讀:談《紅樓夢》

                    談《紅樓夢》版本推薦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快雪 閱讀誌

快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