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查詢
點擊右邊→ 文章分類→點擊 瀏覽方式→選擇 標題列表→即可查看分類全部文章連結。

紅樓夢.jpg

 

《紅樓夢》的章節,特別喜歡十九回「情切切良宵花解語 意綿綿靜日玉生香」,解語花襲人,林黛玉生香。

 

【花解語】大過年,襲人的母親接襲人家去吃年茶,寶玉百般無聊,到東府看戲時,抓到小廝茗煙和丫頭偷情,脅茗煙引他去花家。襲人聽寶二爺來了,也不知為何,忙跑出來迎著寶玉,一把拉著問:「你怎麼來了?」寶玉笑道:「我怪悶的,來瞧瞧你作什麼呢。」襲人聽了,才放下心來。

進茅檐草舍的花家,襲人笑道:「你們不用白忙,我自然知道。果子也不用擺,也不敢亂給東西吃。一面說,一面將自己的坐褥拿了鋪在一個炕上,寶玉坐了;用自己的腳爐墊了腳,向荷包內取出兩個梅花香餅兒來,又將自己的手爐掀開焚上,仍蓋好,放與寶玉懷內;然後將自己的茶杯斟了茶,送與寶玉。

一桌子果品,襲人見總無可吃之物,因笑道:「既來了,沒有空去之理,好歹嘗一點兒,也是來我家一趟。」說著,便拈了幾個松子穰,吹去細皮,用手帕托著送與寶玉。

寶玉看見襲人兩眼微紅,粉光融滑,因悄問襲人:「好好的哭什麼?」襲人笑道:「何嘗哭,才迷了眼揉的。」因此便遮掩過了。

晚上閒聊時說到襲人要離開賈府回家,……寶玉不覺一驚,思忖半晌說道:「依你說,你是去定了?」襲人道:「去定了。」寶玉聽了,自思道:「誰知這樣一個人,這樣薄情無義。」乃嘆道:「早知道都是要去的,我就不該弄了來,臨了剩了我一個孤鬼兒。」說著,便賭氣上床睡去了。

只見寶玉淚痕滿面,襲人便笑道:「這有什麼傷心的,你果然留我,我自然不出去了。」寶玉見這話有文章,便說道:「你倒說說,我還要怎麼留你,我自己也難說了。」襲人笑道:「咱們素日好處,再不用說。但今日你安心留我,不在這上頭。我另說出三件事來,你果然依了我,就是你真心留我了,刀擱在脖子上,我也是不出去的了」。

 

這是襲人的溫柔,是襲人與寶玉的日常,是寶玉與襲人的山盟海誓。常有讀者誤會晴雯被逐是因襲人告密,這是莫須有的冤枉,真相在七十七回,「王善保家的去趁勢告倒了晴雯,本處有人和園中不睦的,也就隨機趁便下了些話」。告密的是「本處有人和園中不睦」,趁機告密,指的是怡紅院的婆婆和小丫頭。

 

寶玉:「你死了,我作和尚去。」林黛玉將兩個指頭一伸,抿嘴笑道:「作了兩個和尚了。我從今以後都記著你作和尚的遭數兒。賈寶玉一共說了兩回作和尚,一回是為黛玉,一回是為襲人,八十回後依曹雪芹布局,草蛇灰線,伏脈千里,只怕寶玉真的作了兩回和尚。

 

 

【玉生香】黛玉躺在床上歇午,寶玉揭起繡線軟簾,進入裡間。黛玉道:「你既要在這裡,那邊去老老實實的坐著,咱們說話兒。」寶玉道:「我也歪著。」黛玉道:「你就歪著。」寶玉道:「沒有枕頭,咱們在一個枕頭上。」黛玉道:「放屁!外面不是枕頭?拿一個來枕著。」寶玉出至外間,看了一看,回來笑道:「那個我不要,也不知是那個髒婆子的。」黛玉聽了,睜開眼,起身笑道:「真真你就是我命中的『天魔星』!請枕這一個。」說著,將自己枕的推與寶玉,又起身將自己的再拿了一個來,自己枕了,二人對面躺下。

寶玉只聞得一股幽香,卻是從黛玉袖中發出,聞之令人醉魂酥骨。寶玉一把便將黛玉的袖子拉住,要瞧籠著何物。黛玉笑道:「冬寒十月,誰帶什麼香呢。」寶玉笑道:「既然如此,這香是從那裡來的?」黛玉道:「連我也不知道」。

寶玉對黛玉胡謅揚州耗子精偷果品的故事,一個極小極弱的小耗(暗指黛玉)偷香芋,小耗:『我雖年小身弱,卻是法術無邊,口齒伶俐,機謀深遠』。(此三句暗諷黛玉),『我不學他們直偷。我只搖身一變,也變成個香芋,滾在香芋堆裡,使人看不出,聽不見,卻暗暗的用分身法搬運』眾耗聽了,都道:『妙卻妙,只是不知怎麼個變法?你先變個我們瞧瞧。』小耗聽了,笑道:『這個不難,等我變來。』說畢,搖身說『變』,竟變了一個最標緻美貌的一位小姐。眾耗忙笑說:『變錯了,變錯了。原說變果子的,如何變出小姐來?』小耗現形笑道:「我說你們沒見世面,只認得這果子是香芋,卻不知鹽課林老爺的小姐才是真正的香玉呢。

黛玉聽了,翻身爬起來,按著寶玉笑道:「我把你爛了嘴的!我就知道你是編我呢。」說著,便擰的寶玉連連央告,說:「好妹妹,饒我罷,再不敢了!我因為聞你香,忽然想起這個故典來。」黛玉笑道:「饒罵了人,還說是故典呢」。

 

真真生動活潑,兩小無猜天真無邪,款款動人。黛玉七歲進賈府,兩人一桌吃一床睡,要到第七回周瑞送宮花,寶玉才和黛玉分房。畸笏叟評「玉生香」要與「小恙梨香院」對看,愈覺生動活潑,好看煞!「小恙梨香院」是第八回,薛寶釵小恙,寶玉探視。看見薛寶釵坐在炕上作針線,頭上挽著漆黑油光的纂兒,蜜合色棉襖,玫瑰紫二色金銀鼠比肩褂,蔥黃綾棉裙,一色半新不舊,看去不覺奢華。唇不點而紅,眉不畫而翠,臉若銀盆,眼如水杏。此回寫寶釵正傳,也在這一回說到寶玉和寶釵是「金玉良姻」。寶玉和寶釵之間有趣的還有二十八回 薛寶釵羞籠紅麝串。寶玉笑問道:「寶姐姐,我瞧瞧你的紅麝串子?」可巧寶釵左腕上籠著一串,見寶玉問他,少不得褪了下來。寶釵生的肌膚豐澤,容易褪不下來。寶玉在旁看著雪白一段酥臂,不覺動了羡慕之心,暗暗想道: 「這個膀子要長在林妹妹身上,或者還得摸一摸,偏生長在他身上。」正是恨沒福得摸,……再看看寶釵比林黛玉另具一種嫵媚風流,不覺就呆了。

 

 

論模樣,黛玉生得「兩彎似蹙非蹙罥煙眉,一雙似喜非喜含露目。態生兩靨之愁,嬌襲一身之病。淚光點點,嬌喘微微。閑靜時如姣花照水,行動處似弱柳扶風」。對黛玉的形容,最生動的反倒是她生氣時,二十三回 牡丹亭艷曲警芳心。寶玉笑道:「我就是個『多愁多病身』,你就是那『傾國傾城貌』。」林黛玉聽了,不覺帶腮連耳通紅,登時直豎起兩道似蹙非蹙的眉,瞪了兩隻似睜非睜的眼,微腮帶怒,薄面含嗔,指寶玉道:「你這該死的胡說!好好的把這淫詞艷曲弄了來,還學了這些混話來欺負我。我告訴舅舅舅母去。」說到「欺負」兩個字上,早又把眼睛圈兒紅了,轉身就走。

 

寶玉對黛玉最深情的該是四十五回 風雨夕悶製風雨詞。黛玉吟罷擱筆,方要安寢,丫鬟報說:「寶二爺來了。」一語未完,只見寶玉頭上帶著大箬笠,身上披著蓑衣。黛玉不覺笑了:「那裡來的漁翁!」寶玉忙問:「今兒好些?吃了藥沒有?今兒一日吃了多少飯?」一面說,一面摘了笠,脫了蓑衣,忙一手舉起燈來,一手遮住燈光,向黛玉臉上照了一照,覷著眼細瞧了一瞧,笑道:「今兒氣色好了些」。深情就在日常生活的關心與問候裡。

 

 

也喜歡寫麝月這段。大過年,彼時晴雯、綺霰、秋紋、碧痕都尋熱鬧,找鴛鴦琥珀等耍戲去了,獨見麝月一個人在外間房裡燈下抹骨牌。寶玉笑問道:「你怎不同他們頑去?」麝月道:「沒有錢。」寶玉道:「床底下堆著那麼些,還不夠你輸的?」麝月道:「都頑去了,這屋裡交給誰呢?那一個又病了。滿屋裡上頭是燈,地下是火。那些老媽媽子們,老天拔地,伏侍一天,也該叫他們歇歇,小丫頭子們也是伏侍了一天,這會子還不叫他們頑頑去。所以讓他們都去罷,我在這裡看著」。

寶玉聽了這話,公然又是一個襲人。因笑道:「我在這裡坐著,你放心去罷。」麝月道:「你既在這裡,越發不用去了,咱們兩個說話頑笑豈不好?」寶玉笑道:「咱兩個作什麼呢?怪沒意思的,也罷了,早上你說頭癢,這會子沒什麼事,我替你篦頭罷。」麝月聽了便道:「就是這樣。」說著,將文具鏡匣搬來,卸去釵釧,打開頭髮,寶玉拿了篦子替他一一的梳篦。只篦了三五下,只見晴雯忙忙走進來取錢。一見了他兩個,便冷笑道:「哦,交杯盞還沒吃,倒上頭了!」寶玉笑道:「你來,我也替你篦一篦。」晴雯道:「我沒那麼大福。」說著,拿了錢,便摔帘子出去了。

寶玉在麝月身後,麝月對鏡,二人在鏡內相視。寶玉便向鏡內笑道:「滿屋裡就只是他磨牙。」麝月聽說,忙向鏡中擺手,寶玉會意。忽聽唿一聲帘子響,晴雯又跑進來問道:「我怎麼磨牙了?咱們倒得說說。」麝月笑道:「你去你的罷,又來問人了。」晴雯笑道:「你又護著。你們那瞞神弄鬼的,我都知道。等我撈回本兒來再說話。」說著,一徑出去了。閑閑一段兒女口舌,幾多情趣,只怕寶玉當時已惘然。

 

 

若說釵黛是精神世界,那王熙鳳就代表紅塵俗世,對付現實麻煩。迎春懦弱,探春是理想主義,惜春徹底避世。香菱命苦,襲人溫柔,晴雯動人心魄,麝月敦厚,妙玉是孤高奇人,鶯兒、紫鵑也各有各的好。紅樓夢是世間女子芸芸眾生相。「說什麽脂正濃,粉正香,如何兩鬢又成霜」,說的是寶釵、湘雲。「昨日黃土隴頭送白骨」,指黛玉、晴雯。麝月真有其人,花簽抽到「開到荼糜花事了」,是留下的最後一人,張愛玲說曹雪芹寫書,縫釘稿本該是麝月名下的工作。畸笏叟批書,一旁「麝月閑閑無語,令余酸鼻,正所謂對景傷情」。第二十二回「聽曲文寶玉悟禪機 製燈迷賈政悲讖語」是曹雪芹手寫最後一回,此回未成而芹逝矣。

 

 

初讀《紅樓夢》的讀者,大概會被眾多出場人物和複雜的人物關係搞得暈頭轉向,我最早讀時是自己手畫人物關係圖,至今仍夾在書裡。其實讀《紅樓夢》有個小訣竅,賈家取名是按字排輩,看名字即可知道輩份,知道輩份基本關係就不會弄錯。

第一代水字輩(水字旁):賈演、賈源。

第二代代字輩:賈代化、賈代善。

第三代攴字輩(攴字旁):賈敬、賈赦、賈政、賈敏(黛玉生母)。

第四代玉字輩(玉字旁):賈珍、賈璉、賈寶玉、賈環。

第五代草字輩(草字頭):賈蓉、賈蘭、賈薔、賈芸。

元春、迎春、探春、惜春四姊妹和寶玉同輩,都是賈家第四代,脂硯齋評諧音「原、應、嘆、息」,原應嘆息也道出眾金釵的命運。三春爭及初春景,其實元春一樣寂寞。

 

 

喜歡《紅樓夢》的讀者大概都和我一樣,一讀再讀,過段時間就重看。還喜歡隨手拿起來,隨便翻到那就看一段,或喜歡的章節不時翻閱,百看不厭。原來我閱讀的版本是全三冊精裝本,拿在手上閱讀其實很重,看久了手會痠。近日新得人人文庫的《紅樓夢套書》文庫本(全八冊),像心愛的新玩具,全書使用日本進口文庫紙印刷,一本重量不到59公克,以庚辰本為底本,編輯、排版都很用心,注釋也在當頁,不必翻來翻去東找西找,閱讀變輕鬆。尤其在仔細比較各版本、詳讀名家校注和脂硯齋書評之後,輕輕鬆鬆、悠悠哉哉看文庫本,更像全然享受閱讀,享受《紅樓夢》。

 

延伸閱讀:讀《紅樓夢》

       談《紅樓夢》版本推薦

 

紅樓夢套書(120回,全8冊)

作者:曹雪芹

人人文庫系列(人人出版)  2015/07/10發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快雪 閱讀誌

快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執日
  • 推推
    紅樓夢真是一本不可多得的經典名著
    感謝分享喔~~~
  • 真的,《紅樓夢》真是經典中的經典,
    令人一讀再讀,百般回味。

    喜歡魯迅這麼評:
    經學家在《紅樓夢》裡看見《易》,道學家看見淫,
    才子看見纏綿,革命家看見排滿,流言家看見宮闈秘事。

    快雪 於 2017/06/13 15:1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