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tImage.jpg

 

讀《人生複本》作者布萊克.克勞奇Blake Crouch的新書《記憶的玩物》,猶如一場極致華麗的類型閱讀。一如作者所追求的,新書不僅有麥可克萊頓的科幻場景,用現在話來說就是讓人腦洞大開,燒腦習題,還有史蒂芬金的驚悚,對於人生課題的驚悚,還鋪陳濃濃的懸疑推理犯罪小說情節。《記憶的玩物》不僅可以當科幻小說來閱讀,還可以是驚悚小說,是推理犯罪小說,而且言之有物,硬橋硬馬,內容扎實,閱讀時讓讀者不禁思索時間與記憶,反芻人生,想像「重啟人生」的第二次機會。

 

 

時間應由科學來理解?還是該用哲學來解釋?或者兩者皆非,時間是由記憶來界定,而記憶又由大腦來定義。小說內容描述紐約的巴瑞警探走向頂樓,處理女子跳樓事件,女子宣稱她得了「偽記憶症候群」,痛苦不堪;另一方面科學家海倫娜潛心研究大腦的記憶儲存,讓她深深著迷,她希望可以幫助罹患失智症的母親,搶救定義人生的記憶。如果記憶被改變了…,而一如蝴蝶效應,事件竟然衝擊整個世界,甚至時間維度。小說格局宏大,結構複雜,饒富人生滋味,引人入勝

 

 

回到過去翻轉未來,或是平行宇宙,都是科幻小說的經典題材;記憶形塑身分,關於記憶的因果論是文學小說饒富深意的森林;而時間是迷人的(或者時間是一把殺豬刀),當三者相遇,就成了《記憶的玩物》,以警探探案的推理形式展開。你是否曾在多年之後,驀然回首,總是回想人生的某個時刻,當面臨抉擇時,如果做出另一種選擇,走向另一條路,那結果如何?人生又會變得如何?但我們永遠不會知道答案。也許人最後必然走到自己的反面,想選擇另一種人生,遺憾未能抉擇另一種人生。你是否想重溫人生中最喜歡的時刻;你是否想回到尚未鑄下大錯之前?如果重塑記憶就能開啟另一段因果關係的時間軸,重啟人生。《記憶的玩物》就是這麼一本讓人腦洞大開,饒富趣味,充滿人性,寓有深意,但又緊張刺激,懸疑驚悚,滿布未知危險與暗黑面反撲的科幻驚悚推理小說,緊緊吸引讀者的眼球,直到最後一頁。再怎麼小氣,也要給出好看二字。對比前輩麥可克萊頓和史蒂芬金的作品,作者已不遑多讓,精采一如他們的名作。

 

 

閱讀時我不禁思索,人是四維時空3D空間+時間)的生物,不能邁向更高維度,是否是因為受到大腦的限制,無法想像,無法處理多個平行宇宙思維,習慣線性思維,無法跳躍思考。情感層面更無法消化,承受,處理多種類多層面的衝擊,嚴重時可能會導致精神分裂。看來「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是更高層的維度,是另一種次元的境界。曾經在某本科幻小說裡看到,毀滅地球的方式是降維攻擊,從三度立體空間降為二度平面,地球從此被限制在平面。但我們何嘗不是被限制在四維時空,而時間是不可逆的軸線。

 

 

納博科夫的《說吧,記憶》是如此迷人,他說:時間只不過是正在創造中的記憶。齊克果說:要想理解人生,只能往後看;但要體驗人生,卻得向前走。但有時候,改變過去,比改變未來更困難。

 

記憶的玩物 Recursion

作者:布萊克.克勞奇 Blake Crouch

譯者:顏湘如

寂寞出版 2019/09/01發行

快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