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之魔

 

老丹的最新小說《山之魔》(The Abominable)回歸《極地惡靈》的探險路線,前者描述描述1845年英國皇家海軍幽冥號和驚恐號前進北極的探險紀事,新書則是遠征世界第一高峰聖母峰。作者丹.西蒙斯(Dan Simmons)是跨界書寫高手,各類型小說都寫得有模有樣,非常入味,尤其在科幻界備受推崇,但我還是最喜歡他的探險+歷史類型,十分考究,栩栩如生,彷彿帶讀者回到那個年代與現場,重現時代氛圍。

 

我忍不住細究《極地惡靈》與《山之魔》中,老丹處理歷史與小說家虛構的手法,《極地惡靈》是單一事件,1845年約翰.富蘭克林爵士率領英國皇家海軍幽冥號(HMS Erebus)與驚恐號(HMS Terror)前進北極,穿越美洲北方,尋找位於極圈內的西北航道,他們再也沒有回來,老丹搜集詳盡資料重現這段探險旅程,真實與小說家的想像合而為一。而《山之魔》不同,是歷史與虛構重疊事件,歷史與小說家的虛構涇渭分明,用心的讀者可以清楚知曉何者為真何者為小說家虛構,不用去猜。

 

 1924年聖母峰遠征隊

 

事情是這樣,1924年馬洛里與厄文參加由諾頓上校帶領的英國聖母峰遠征隊,企圖征服世界第一高峰,英國人對此十分熱衷,還成立聖母峰委員會(有點莫名其妙,就像法國還成立非洲部),遠征隊攻頂失敗(直到1952年人類歷史才有可證明的記錄征服聖母峰),但攻頂的二人馬洛里與厄文沒有回來,失蹤,這是分界線,在此之前小說所言都是真實歷史,馬洛里和歐文一去不返,兩人是否成功登頂的爭議,成為人類登山史上非常知名的「馬歐之謎」。小說虛構了緊接遠征隊之後的另兩位失蹤者波希與梅爾,故事由此開始:著名的英國登山家大狄肯、法國高山嚮導尚克勞德、熱血的美國攀岩好手斐瑞,三人找上哀傷的布羅姆利夫人(波希之母)贊助,名為尋回波希,但實際上為挑戰登頂順便尋找波希的驚險之旅,讀者一面品味1924年的真實歷史事件,一面想像體會挑戰聖母峰的嚴峻與危險,一面享受1925年的虛構,而虛構如此逼真,建立在濃厚的歷史底蘊之上,這正是我喜歡讀老丹的探險+歷史類型小說原因。 

注:1999美國攀登隊在聖母峰北坡大約海拔8190米處發現了馬洛里的遺體仍無法證實兩人是否已經登頂而歐文的遺體至今尚未被尋獲關於馬洛里與歐文是否登上聖母峰的「馬歐之謎」仍未解開。 

 

 1924年5月20日

 

《山之魔》的精彩在於它不只是登山小說,還是驚險刺激的諜報小說,於此作者也沒有無的放矢,有所依據,並吻合國際局勢走向,1924年是一戰之後德國戰敗,無法承受凡爾賽合約賠償條款,經濟崩盤,極右派希特勒趁機崛起,英國人大狄肯、法國人尚克勞德、美國人斐瑞、加上神秘美女小瑞堂親與德國納粹黨人於慕尼黑「啤酒館政變」(發生於1923年)後在聖母峰上大打諜報戰。在莫名其妙的地方打諜報戰實在很有意思,例如前蘇聯曾經企圖在印度洋尋求出海口,唯一途徑就是取道西藏,當時印度還是英國的殖民地,英國人大為緊張,為此英國情報局和蘇聯特務竟然在西藏首府拉薩上演精采的爾虞我詐諜對諜,真實諜報世界簡直比小說還魔幻。

 

7900公尺以上的高海拔不適合人類生存,肺部無法吸到氧氣,多待一分就多增加一分身體細胞死亡,人的神智和判斷力變得不給力不靠譜,甚至產生幻覺,也許這正是聖母峰的魅力,一切變得如此魔幻又如此真實又如此危險,老丹的文筆和故事完美地呈現這份魔幻與魅力,尤其濃濃的時代氛圍與細節和微知識,讓人陶醉,我非常享受。

 

 大吉嶺喜馬拉雅列車

 

 小瑞堂親座車--勞斯萊斯銀魅

 

 

延伸閱讀:讀丹.西蒙斯《閃憶殺手》 

丹.西蒙斯《極地惡靈》

 

山之魔 The Abominable 

作者:丹.西蒙斯 Dan Simmons 

譯者:陳錦慧

商周出版 2014年10月02日發行

,

快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